共有1288篇AV小说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血液叫嚣着从破碎的伤口涌出,丝毫不在乎别人的痛,似乎只是为了自己的光辉登场。
  纸巾被血液染成殷红,刺目的,腥甜的,不管不顾的,肆意的。
  朦胧中他听到有人叫他,夹杂着悲悲戚戚的哭声,他想告诉她,我没死,别哭这么早,可是眼皮跟牙关,都好像被胶水粘合了一阵,无论他怎么努力,怎么焦急,都没用,她依然在哭泣,而他依然在沉迷。最后的意识是在听到她哭声之后,消失殆尽。
  红灯一个个的闪过,不该拐弯的地方,她拐弯了,不该超车的地方,她超车了,不该走的路线她也走了,脑子里只想着快点去医院。
  交警们疯狂的在后面追着,可惜那车的速度不是他们可以比拟的,可也还得跟着,有人从摄像头里看清楚了那辆兰博基尼的车牌号码,立即打了电话,让所有交警都回来,别再追了,这车的主人,他们惹不起。
  医生!这医院有没有医生了?出来一个活着的!医生!辛博琪在走廊里狂奔,漫无目的的奔跑,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想要找个人出来,救救她的雷晓。夜里的医院格外的安静,她哀戚的求救声就万分的刺耳。她寻着门就推开闯进去,显然是忘记了要去急诊喊人。她一路的奔跑着,用力的撞击着一扇扇门,可那些诊室的门都是锁着的,她根本在以卵击石。
  医院晚上只留下几个人值班,大多数护士,和一些实习的小医生。她的惊呼不是没有人听到,只是她跑得太快,出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医院白日里治病救人,可是夜里总让人害怕,只闻叫声不见人,难免让人毛骨悚然。
  对于开研讨会两天一夜刚睡下的人,辛博琪这样的吵闹,无疑是十恶不赦,本来不想理会,因着今天有值班的医生,蒙上被子继续睡觉。
  还有活着的吗?能不能出来个人?!
  大门碰的一声被撞开,门撞在墙上,玻璃破碎一地,站在玻璃碎片之中的那个女人仓皇的看着床上的那个男人。
  谁让你进来的!骆白红着眼坐起来,用被子挡住自己的胸前。
  你是医生?
  怎么是你?骆白皱紧了眉头,去年不顺利也就罢了,今年怎么也不顺利,直觉告诉骆白,遇上这女人就没有好事儿!
  你跟我来!辛博琪对他也还有些印象,知道他是医生,几步走到床边,抓了骆白的手就拉他。
  骆白猝不及防,硬是被她拉出了被窝,身子悬着,屁股也几乎要离开床,他一惊连忙挣扎她的手,迅速的盖上被子,遮掩住自己的身体,怒道:你发什么神经!你这女流氓!出去!辛博琪急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这医院里难道就没有个医生吗?她复又上前,拉住骆白的手,你是不是医生?骆白下意识的就去甩她的手,不悦的皱眉,不是医生我在医院干什么!辛博琪暴怒一声,是的话跟我去救人!救人?出什么事了?骆白被她突如其来的怒火给震慑住了,这女人到底怎么了?看样子很着急。
  是车祸,车祸!
  车祸?骆白噌的一声坐起身来,也不顾自己只穿了一条短裤,抓住衣服就开始往身上套。他是医生,这种职业道德还是有的,人命关天,纵使这女人有些过分,他也得去救人。可刚披上白大褂,他就顿了下来,貌似上一次,这女人也是带着个男人来这里求医,也是说的车祸,可结果是前列腺受伤,那么这一次会不会也是?
  走啊!你愣着干什么?!辛博琪回头瞪他。
  骆白狐疑的看着她,猛然脱下了白大褂,你是不是应该去男科找医生?那玩意我不会治疗!她只听到了那句,我不会治疗,愤怒的盯着他,好似要将这个男人看到骨子里去,她看着他的目光,竟然是恨。骆白可以看到这女人浑身颤抖,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
  不会治疗,你做什么医生!这医院还有没有个医生了?救救雷晓,他在流血,流血啊!真的发生了车祸?病人在哪里?骆白看到了她手上的血,她那神色不像是在开玩笑。
  值班的护士被惊醒,急救室的灯光亮起。急救的时间比预计的要短很多,可是对于等待的人来说,还是漫长的一段岁月。
  骆白从急救室里出来,脸上除了疲惫再无其他。
  辛博琪踉跄着走到他的面前,揪住他的衣领,他怎么样?怎么样了?小姐,麻烦你放手!骆白皱紧了眉头,他两天一夜没睡,好不容易能睡觉了,竟然被人吵醒,还是那么激烈的吵醒,现在又被这个小女人揪着脖颈子,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这样对自己了。
  他到底怎么了!是死是活你说清楚啊!
  你先给我放开!
  你这庸医!
  你这人讲不讲理了还!
  他到底怎么了,我只想知道结果!
  你自己去看!骆白挣脱了她的手,愤愤的走回自己的办公室,白大褂脱下直接扔进垃圾桶里,克克啪去浴室洗澡。那男人是她的什么人?紧张成那个样子,起初是急得快要哭出来,后来甚至让人感觉到她很绝望,还有她眸子里始终没有散去的雾气,竟然也有种楚楚可怜的味道,让人忍不住就想要去帮她,去心疼她。
  切!我想这个干什么,真是疯了!骆白站在了莲蓬下,用力的冲刷着自己的身体。
  辛博琪听到骆白的那句话,第一直觉想到的就是雷晓死了,这个信息在她的脑海里爆炸,她把雷晓给害死了,是她开的车,是她踩错了油门,是她杀了雷晓。
  她杀人了,她的手上还有雷晓的血迹,尽管已经干涸,可她竟然觉得,那些血迹仍然鲜红,仍然温热。
  雷晓。我对不起你,雷晓你不要死啊!她哇的一声嚎啕大哭,扑在雷晓身上,用力的摇晃着他,都是我不好,我以后再也不开车了,我以后不碰那东西了,你别死啊,你们家九代单传,不能就这么死了,雷晓,我求你了,别死,你不要死!雷晓你醒醒啊,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不让你死,你死了我怎么跟你的家人交代,雷晓,你不能这样!我不是杀人犯,我没有杀人,你快点起来啊!
  雷晓,你死了我怎么办,怎么办啊!
  喂喂喂!小姐,你能不能别哭了,这大半夜的,隔壁还有好多病人呢!护士听到她杀猪一样的哭声,怕有人来投诉,赶紧过来制止。
  辛博琪哪里听得进去,依然抱着雷晓的身体在哭,比之前刚才更加的凛冽,她扭头狠狠的瞪了护士一眼,人都死了,我哭几声怎么了!我就是哭了,你们能把我怎样?你们这什么破医院,人死了还不让哭,当心我去卫生署告你们!护士呆愣住,迟疑着道:小姐,你貌似应该去检察院,或者法院状告医院,卫生署不管这个。我说的就是法院和检察院!人死了,家属哭都不行,还有没有人性!护士被她声嘶力竭的质问给吓懵了,良久才道:谁告诉你说他死了?他流了那么多血,能不死么!你就那么希望我死。雷晓?诈尸了?辛博琪尖叫一声,一蹦三尺高,离雷晓远远的,跟真的见鬼了一样。
  护士无奈的看着这两个人,那么帅的一个男人,死了多可惜。
  护士,护士,他到底怎么回事儿?辛博琪的脸上还挂着泪痕,抓着护士的手就跟溺水者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
  他就是撞了一下额头,刚才骆医生已经给他包扎过了,已经没事了。你的意思是说,他没死?护士不悦,这女人怎么回事儿啊,她皱紧了眉头,小姐,撞一下就死了,那中国得有多少个冤魂啊!拜托你小点声,不要吵到其他的病人!辛博琪看着护士转身出去的背影,呆愣在原地完全不知所措。
  雷晓眯着眼睛看她,咧开嘴笑了,过来,让我看看。啊?!哦。辛博琪慢吞吞的坐在他的病床边上。
  雷晓抬起手,拢了下她额前的碎发,她的长发本来是极其的柔顺,许是方才太急,这会儿凌乱不堪。
  哭了?真是个傻瓜,以后不许这么哭了。他心疼,更加欣慰,她哭是为了自己。他支撑起身子,吻干她脸上的泪痕,琪琪,如果以后那我真的死了,别这么哭,我听到了肯定舍不得投胎转世了。你就把我忘记了最好,好好的过你自己的日子。辛博琪的眼泪戛然而止,她自己胡乱的抹了一把,推开雷晓,你好好休息。你去哪里?给你报仇!我找那个庸医去!
本页地址: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壹鍵關閉漂浮廣告 |Av天堂資源發布站提供 | 获取本站永久域名-下载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