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有1288篇AV小说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腾椿语腿早就麻了,膝盖也隐隐作痛,可他咬着牙挺着。他正琢磨着,要不要掉几滴眼泪来配合这个苦肉计,楼上突然下来一个人,蹦蹦哒哒的到了他的面前。
  「椿语,起来吧!跟我上楼去。」辛博琪声音里透着愉悦,能不高兴么,总算没有烦心的了,这几天闷死她了,等回了家,她可要好好地出去玩玩。
  再一看腾椿语,欣喜若狂,他偷偷的掐了自己的大腿几下,还有点疼痛感,这不是做梦,这是真的!他想要站起来,可腿脚不听使唤,又重重的摔倒,辛博琪赶紧过来扶着,两个人一瘸一拐的上楼。
  萧珊雅还是一副老佛爷的样子,这架子她要拿足了,不然镇不住。腾椿语连忙赔笑,「妈,我以后一定把琪琪当命根子疼爱,只疼她一个人,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萧珊雅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然后对自己女儿道:「你爸爸房里有药酒,给他揉揉膝盖吧。」辛秦陪着老婆走了,剩他们小两口。劝说萧珊雅的过程是个艰巨的任务,辛秦没少出力,他临走的时候拍了拍女婿的肩膀,「你岳母这个人比较倔强,劝她费了一番口舌,你要好好珍惜,有时间多来家里,陪我喝酒!」「谢谢爸爸,我一定来,不醉不归!」「醉了就在这里住下!」辛秦呵呵的笑着,他嗜酒如命,喜欢有酒品的人,自从看了女婿的坚定,也越来越喜欢这孩子了。
  腾椿语躺在床上,等着他老婆的药酒,这腿还真是疼得要命。
  「把裤子脱了!」辛博琪一进屋就来了一句,腾椿语愣了一下,迟迟没动,辛博琪皱了皱眉,「愣着干什么啊,脱裤子!」他诧异了一下,旋即有些兴奋,「琪琪,我们要不要先洗澡?」啥?貌似他想歪了。不情不愿的脱了裤子,辛博琪瞪大了双眼,指着他膝盖上绑着的东西问,「这是什么?护膝?你竟然弄虚作假?」她一把扯下了护膝,乖乖,这么厚,这家伙腹黑啊!
  腾椿语呵呵的笑,「不准备好了,敢来吗?老婆,我疼死了,你给我按按。」「奴役啊?」「疼你还来不及呢!老婆,我今晚睡在这里好不好?我腿疼,走不了。」「行,你睡地上。」辛博琪看着他呵呵的笑着,说的义不容辞,腾椿语人在屋檐下,睡地上就睡地上。
  这一切发生的并不突然,全都在一个人的掌控之中。腾椿语躺在地板上睡觉,他根本不会想到,有一个人正在设计着他。
  浮华的九层,在他的眼里,这是一个吉利的数字,曾经在这里,他第一次拥有了那个小女人。他还记得,第二天醒来之后,那个小女人脸上的所有表情,就是那样一个无厘头的女人,让他措手不及了。
  「姚先生,我们老板不在。」
  「你给我让开,我都闻到雷晓身上的狐狸味儿了!你还说他不在?」姚夏推开秘书,闯了进去。
  雷晓站在落地窗前,品一杯酒,辛辣的伏特加,他回头看了看姚夏,淡淡的笑着,「要不要来一杯?」姚夏砰得一声,将一份报纸仍在了雷晓的脸上,「是你干的吧!」他不是疑问,几乎就可以肯定,这是雷晓做的。他想不到,这个城市,还有谁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发出这样的丑闻来,能让腾椿语陷入这样被动的局面。只是他想不明白,雷晓为什么忽然这样做。
  雷晓放下了酒杯,唇边的笑意也不见了,「没错,是我做的。怎么了?」「你他妈的还是不是哥们?!」姚夏暴怒一声,一拳打在雷晓的肚子上,雷晓没有料到他会突然出手,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个踉跄,坐在地上,他索性就不起来了。仰视着姚夏。
  姚夏又举起拳头,揪住他的衣领,可是看见他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怎么也下不去手打他,「雷晓!那个人是椿语!是我们的朋友!你不能这么做!你让那些媒体发了这样的新闻,就是在毁他!你这是在毁他!」「姚夏,在我的眼里,已经没有什么朋友了,现在什么都不重要了。」「你他妈真是色迷心窍了!我当初以为你就是玩玩,我要早知道是这样,我当初就打断你的腿,也不会让你认识辛博琪!」姚夏后悔了,他原来确实以为,椿语和雷晓都只是玩玩而已,可当他看到椿语那么紧张一个女人,他知道,那是爱,当他看到,雷晓现在为了一个女人丧心病狂,他也知道,这是爱。偏偏你们爱上的是同一个女人,偏偏,他还曾经抱着看好戏的态度,来观摩这个游戏,他怎么能不后悔。没出事也就罢了,偏偏雷晓现在,他这就是破釜沉舟,他要闹,要把事情闹大,闹得众人皆知,然后椿语和琪琪就不得不离婚。雷晓,够狠!
  姚夏颓废的坐在了他的旁边,他是真着急了,「雷晓,求你了,放手吧,你这样是在玩火,弄不好你自己都要搭进去!椿语毁了对你也没好处,你放手吧,趁现在还来得及,让那些人把消息都撤了,然后让乔恩出来澄清,我知道是你把她给藏起来了,趁现在还来得及,你就当是哥们儿求你了!别做得太绝!」雷晓抬眼看他,忽然笑了,他的笑容有一种沧海桑田的感觉,凄凉的,无奈的,悔恨的,「你说得对,现在我能看到的只有琪琪,还有那个我们未出世就已经夭折的孩子。姚夏,如果我在她的身边,说不定那个孩子就不会没有。姚夏,那是我的亲骨肉,你让我怎么能不恨?你让我怎么放手?我爱她,你该了解我,一旦爱了,就是一辈子的事!」姚夏一听,原本差不多消了的火气立马上窜,一连踹了他好几脚,「你他妈的放屁!少在这里做梦!她几时有你的孩子了?」雷晓抓住他的脚,用力的一扯,将姚夏摔倒,被打一下可以了,他还没有那种挨打的习惯,「私家侦探查到的,她前段时间住院,不仅仅是被狗咬了,主要是她流产了。」姚夏气结,「你昏头了?她有老公的,那孩子是椿语的,你跟着起什么哄!」「姚夏!」雷晓吼了一声,「那孩子就是我的,我有感觉,那孩子就是我的,是我的!」这就是个疯子,姚夏什么都不管了,索性全都说了,「好!那我今天就全都告诉你!之前是我一直瞒着你,怕你知道了会不管你家老爷子的安排,从日本跑回来,现在我就一五一十的告诉你,琪琪是怀孕了,可孩子没了的时候,医生说了是八周了,你们认识才多久?你跟她在一起有八周吗?你们上床距离她流产有八周吗?你他妈就那么厉害?不做爱就能有个孩子?你动动脑子!你就为了别人的孩子,要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全都赔上?你他妈的愚蠢!王八蛋!」雷晓如遭雷击,久久的不能动弹,「你说什么?八周?没骗我?」「你觉得这个节骨眼上,我有必要骗你?我不知道那孩子到底是谁的,但绝对不是你雷晓的!」姚夏心里着急,明明是一个猴精的人,怎么现在变得跟傻帽一样。
  雷晓忽然笑了,那种笑容,姚夏这辈子都忘不了,「姚夏,就算那孩子不是我的,可却是她的,只要是她的,那就是我的。我不会停止,我一定要和她在一起,谁劝我都没用,不管什么代价,我来扛!」「雷晓?」姚夏叫了他一声,这样的雷晓让他觉得陌生,就好像是死囚,看淡了一切,要奔赴刑场时的决绝。
  「你回去吧。我不会害椿语的,毕竟这件事我对不起他。关于他的丑闻,我一直让他们发的很隐晦,不会有人查出来那个人是椿语的,他不会有事的。放心,出了事我兜着。你回去吧。」「你兜着?你用什么兜着?你知不知道,这件事万一让上头知道了,椿语会有什么处分?这是犯罪!你到底有没有想过?到时候就算是你家老爷子出面,也摆不平的!你想想清楚!大家都是朋友,你这样为一个女人,到底值得吗?真的就什么都不要了?」「就算让我死,也值得。姚夏,你不要说我,如果现在不是琪琪,克克啪是你的尺宿,你不是也会这样破釜沉舟?我们是同一类人,最不该来劝我的人就是你。」「你要干什么?」「不干什么。」「等等,你是不是要曝光你和琪琪的事情?这样她就必须和椿语离婚,然后你会娶她?」「我不会伤害她。」「那你就是要赔上自己了?你就是要不要脸到底了?你打算让辛腾两家都知道,还是也要上报,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偷了朋友的老婆?!」「我再说一次,我不会伤害她。」「你这疯子!」「你是要看着我发疯,还是回去睡你的大觉?」「哎?琪琪,你怎么来了?」姚夏忽然看向门口,叫了一声,雷晓也跟着转头,姚夏猛地掏出一根钢管,在雷晓的后颈上用力的一敲,雷晓甚至都没看清楚他的琪琪到底来没来,就昏倒在地上。
  姚夏看着他无奈的叹气,今天他要是不来,指不定出多大乱子呢。雷晓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现在犯浑了,把事情想的那么简单,你要真这么干了,你老子能放过你?最好你失忆了,把这一切都忘了,那就天下太平了!
  姚夏在出手之前就想过,依着雷晓的性子,肯定是不会把他和琪琪的事情上报的,他还要顾全琪琪的名节,他不会舍得的,正如他自己所说,不会伤害她。
  雷晓也是动了心思了,先摆了椿语一道,让辛家厌恶他,逼迫两个人离婚,再让腾家以为琪琪不守妇道,也逼迫两个人离婚,这样他就能扶正了。这人啊,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只是,这事情,真的就能这么结束了?
本页地址: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壹鍵關閉漂浮廣告 |Av天堂資源發布站提供 | 获取本站永久域名-下载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