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有1288篇AV小说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只见此时向晴从背后搂抱着云玉瑶,一张绝美略带红云的俏脸贴着云玉瑶的洁白玉背,幽幽然道:「娘,可以的,我们三个人可以永远在一起的!」是的,此时向晴说话很是明确,她!愿意抛开世俗偏见,和自己的娘亲共侍一夫!这是多么惊世骇俗的想法呀!但是,它却偏偏从向晴的樱桃小嘴中蹦了出来!这让本来心惊胆颤的方子期和云玉瑶二人又是愕然又是窃喜!
  其实当看到自己的母女与爱郎亲热时,向晴的脑海中就陡然冒出了这个想法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平日端庄冷艳的母亲在爱郎身下承欢,她的心里就冒出一股奇异的感觉,说不清,到不明!而且,抛开这个不说,之前她看到母亲那种从未有过的辛福表情,她就下定决心,不管将来如何,她一定要母亲快乐!
  她,爱她母亲!
  当然了,向晴有这种想法不只是为了她母亲的快乐!最深处的原因还是她的爹爹——向剑南!如果是几天前的向晴,她断然不会这样做的!但是,就是因为楚倩的那件事对她的打击太大了,让她对自己的爹爹彻彻底底的失望了!以前,爹爹的忙,爹爹对我和母亲的不闻不问总是有理由,那就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那时的向晴不怨爹爹,反而为有这样的爹爹骄傲!现在,她知道了,她的爹爹根本配不上那八个字,他只为了他的野心,他的私欲!在这种心情支配下,向晴潜意识中就不自觉的要母亲和爹爹划清界限!
  听到女儿的话,云玉瑶心中充满了震惊,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这…这…这是自己那温柔乖巧的女儿吗?为何说出如此违背世俗道德之事呢?云玉瑶此时觉得自己女儿怪异,心中反而有些不安,这是真的吗?还是女儿悲伤过度了?
  云玉瑶她不相信,也不敢相信!倒是方子期若有所思,隐隐想到了什么!平时柔柔弱弱的师姐此刻如此果决,怕是和楚倩那件事情脱不了干系!其实这也不难看出,任谁自小崇拜的父亲瞬间成为自己所厌恶的那种人,如此巨大的反差,由大爱变成大恨,做出一些反常的事情也是正常的!
  而此刻,方子期在心里窃笑,哦不!是狂笑!向晴这样一来正中他的下怀,他暗自高兴!原以为向晴看到他和他母亲云雨之欢后会大闹一场,之前方子期还想费些手脚说服向晴呢!却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子的情况!这让方子期不禁心道:「向剑南呀!向剑南!你永远没有想到自己的夫人和女儿会因为你,让我有了左拥右抱的机会!」
  「你说的是真的吗?女儿!」
  云玉瑶转身面对着向晴,声音有些轻颤的说道!随着云玉瑶的移动,两具白肌赛雪的玉体顿时暴露在方子期的眼皮底下,让他大饱眼福!只见方子期从云玉瑶略显微红的仙姿玉颊开始巡视,再肆无忌惮地落到了云玉瑶玲珑有致、圣洁无比的高耸酥胸上,随着云玉瑶有些激动的喘息,酥胸上下起伏,极为养眼。那丰盈柔软、娇嫩玉润的所在和那一对玲珑晶莹、丰满柔嫩的小脚!当真是诱人无比!
  而作为女儿的向晴又是另一番光景!玉体娇躯山峦起伏,美不胜收,玲珑浮突得恰到好处,高耸的酥胸,双峰之间形成一道高高的山梁,雪峰上下完美的弧线下来,上面连接着浑圆柔美的肩部,粉嫩娇躯惹人遐思。紧缩的小腹与腰部纤细美妙的曲线浑然一体,佳人丰盈高翘的臀部和柔美修长的玉腿时隐时现,看得方子期情动如潮,欲焰滋生。可惜,现在不是有所动作的时候呀!
  其实云玉瑶此刻的心中早已准备接受女儿的责骂和怨恨了。但是,等来的却是女儿的原谅,甚至…甚至于提出了云玉瑶内心深处的愿望。一股巨大的喜悦在蔓延,那触手可及的幸福她真的可以拥有吗?云玉瑶忍住内心的汹涌澎湃,声音有些发颤的再次问道:「真…真的吗?我…」
  云玉瑶直视自己的女儿,美眸中隐隐有些期待!有些渴望!向晴迎着母亲的目光,轻轻地点了点头,玉手一搂,不禁将自己的母亲紧紧抱住道:「娘,这些年,我知道你的苦!」
  一句,只一句话就触动了云玉瑶的内心,晶莹的泪珠不禁再次夺眶而出,那泪水犹如雪花般的簌簌地往下落。云玉瑶哭的跟个泪人似的,嘴中喃喃道:「谢谢…谢谢!」
  是呀!她的苦,谁人知?剥下冰冷的伪装,呈现的是一颗寂寞,空虚又伤痕累累的心!
  看着自己的娘亲痛哭,向晴的眼泪也不禁落下来了。顿时二人哭成一团!而在一旁的方子期看着痛哭的二人一时间有些傻了,咋说着说着就哭起来了呢?不过,这时候是该男人出场的时候了!只见方子期挪了挪自己的身躯,坐到云玉瑶母女两的面前,一个霸道的熊抱一把将母女俩搂在怀里,感受她们滑嫩的肌肤,嗅着她们的体香,魔爪各握着她们胸前的饱满。温香软玉,心中顿生万丈豪情,竟有一种醉卧美人膝,执掌天下权的错觉!一时间方子期带着一股匪子气对向晴母女道:「不要哭了,以后你们就都是我的媳妇,我会保护你们,爱护你们,不让你们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这是宣言,这是方子期的承诺!怀中二女听了一阵心神迷醉!其实,有时候女人要的不多,她不需要你的富贵荣华,也不需要你的权利涛天,只需要你的承诺,一辈子的承诺!
  多少年,云玉瑶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这样的感觉了,那是温暖安全又可靠的感觉!真的好开心!向晴此时也满心欢喜,但一想到这坏蛋师弟连自己的母亲都不放过,心中还是有些酸酸的,虽然已经原谅了他们,但是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所以她忍不住使小性子道:「哼!小坏蛋就会花言巧…」可是向晴话没说完,那诱人小嘴就被方子期封住!火热的舌在口中恣意舞弄,向晴也不禁用香舌也美妙地配合回舞,虽说不断有香津被她勾吸过来,但不知怎么回事,她的喉中反而愈发焦燥了;好不容易等到方子期松了口,从长吻中透过气来的向晴却只有娇声急喘的份儿,两人的嘴儿离的不远,香唾犹如牵了条线般连起两人,那美妙无比的滋味儿,让她玉体酸麻酥软无力瘫软在方子期怀里,娇喘吁吁地娇嗔道:「坏蛋师弟,你好坏!趁火打劫这样欺负人家!」此时向晴被方子期这样一弄,那还有什么小醋意,眼中全是化不开的柔情蜜意!此时的方子期哪能不知道向晴的心意呀!他目光真挚对云玉瑶母女道:「我爱你们!」
  向晴心喜着不说话了,只是柔媚看了一眼爱郎!表达心中情意!
  而躺在方子期怀里的云玉瑶看到刚才一幕,又听着方子期的情话,眼神迷离,似羞似喜,心中不禁想到:「好想永远这样下去呀!」顿时玉脸飞起一阵红晕!好不诱人!当方子期低头一看美艳师娘这模样哪还不知道她的心思,心中无不得意,左拥右抱,得尝所愿了!
  美人在怀,又是一对绝色母女花。对于方子期这个有色狼潜质的小坏蛋来说,怎么能放过如此艳福呢!此刻他心中蠢蠢欲动,火热无比,下身挺翘,再展雄风。
  方子期出奇不意,再次含住美丽师姐的一颗饱满柔软、柔嫩坚挺的玉乳,伸出舌头在那粒熟美而娇傲的乳尖上轻轻地舔,一只手也如狼似虎的迅速握住了另一只饱满坚挺、充满弹性的娇软玉乳,并用大拇指轻拨着,方子期的食指和中指并拢,夹紧了向晴的红樱桃。一边细细欣赏师姐双乳起伏、葡萄凸涨的激情。
  「师姐,你真的太美了。」
  方子期离开了师姐的饱满玉峰,细细品位着她的胴体,美丽师姐的皮肤真是好的没话说,细嫩白净,玉体骨肉匀称,浮凸毕现,曲线特美,丰腴的后背,圆实的肩头,性感十足,两条胳膊,滑腻光洁,如同两断玉藕。脖颈圆长宛若白雪,圆圆的脸蛋挂着成熟的妩媚,淡如远山的柳眉下,一对水汪汪的大眼,泛着动人的秋波,红嫩的嘴唇,像挂满枝头的鲜桃,谁见了都要咬上一口。
  向晴虽初为人妇,她却浑身开始散发着少妇的温馨和迷人的芬香,缕缕丝丝地进了方子期的鼻孔,撩拨着方子期的心弦。向晴的双乳丰硕巨挺,似两座对峙的山峰,遥相呼应,玉峰顶两颗浅褐色的乳头红润透亮。两座玉峰之间一道深深的峡峪,下面是一漫平川的、柔软的腹部,师姐的三角禁区另人迷醉,白光闪亮,粉红的两腿间,蓬门洞开,蜂珠激张,芳草乌黑卷曲,有条不紊地排列在小丘上,一颗突出的玉蚌,高悬在花瓣的顶端,细腰盈盈,身材丰满,一双玉腿羊脂白玉一般,柔细光滑,丰满浑圆,成熟柔美,十分迷人。
  给坏蛋师弟的一双魔手在胸前肆意玩弄,向晴的体内的火终於烧化了她,烧的她再难承受,向晴的娇躯一振,将身上的锦被全推了出去,赤裸裸地投入了方子期怀中,任他俯身重重地吻在自己唇上,滋味美的让美丽佳人想叫都叫不出来。
  慢慢地,那双令她爱恋不已的魔手,已有一只逐渐转移了阵地,从她的身上的腹上轻柔爱怜地滑了下去,分花拂柳般梳过下身那乌润细滑的毛发,一步步地走向佳人那迷人的幽谷,每一步都让美丽师姐的娇躯不由自主地震动一下,却是再难阻止。
  幽谷中一股狂潮更不由自主地奔腾而出,将向晴那狠狠地湿了一大块,「啊……都是你啦……坏死了……」
  一阵阵呻吟,似吹响了战斗的号角,方子期竟似再忍不住般将她压倒床上,向晴还来不及出声抗议,只觉双腿被他一分,一股强烈的满涨感登时塞满了幽谷口处,随即一股强烈洪流火辣辣地直捣黄龙,劲的直插入她的幽谷花心,那热力射的美丽师姐一声娇噫,只觉幽谷深处都填满了!
  这突变来的太过猛烈,一下子便直捣花心,将她整个人都涨实了,强烈的酥麻混着一丝痛楚,一瞬间便吞噬了她,若非方才已经多次被大男孩搞得泄身,怕光这一下已足令她高潮泄阴,一下子精关全溃。
  第66章初现端疑
  看着自己的女儿如此放纵,云玉瑶那白嫩的芙蓉嫩颊恍如涂了层胭脂红艳欲滴,春意盎然,花瓣似的朱唇微张不停,吐气如兰,媚眼如丝,全身欲火喷薄而出,不禁慢慢靠近正在云雨的二人!
  靠近了,靠近了。终于又触摸到了自己爱郎健壮的身躯了,多么的温暖,多么的富有安全感。云玉瑶感受着方子期的存在,她用浑圆丰满,高耸坚挺的酥乳在此时的方子期背后不断斯磨着,顿时她的玉体肌肤白晰透红,娇靥一片嫣红,自己呼吸显得有些急促,胸前玉乳顶峰两颗殷红的蓓蕾已经慢慢坚硬挺立起来。
  云玉瑶俯身方子期的背上,让方子期心神一荡,心中火热。他感受到了她炽热的心,他不再言语,轻放下娇喘连连,软若无骨的向晴,顿时一个转身,一把粗爆地把云玉瑶抱住。
  一时间方子期伏在美艳师娘那身曲线分明的赤裸娇躯上,望着薄晕酡红的艳丽娇容,只觉艳光四射,明媚动人,两座丰硕的酥乳随着她的娇喘微颤不已,媚眼似睁似闭,透出绵绵情意,盈盈春情,性感而丰润的艳红双唇微张着,等待他的拥吻。
  方子期似乎并不急着和美艳师娘翻云覆雨,共享鱼水之欢,而是像欣赏难得一见的艺术品般从头到脚仔细的向下看去。高耸丰满,鼓胀挺硕的玉乳随着急促的呼吸和怦怦的心跳起伏颤动,柳腰盈盈不堪一握,平滑光洁的小腹点缀着一点纤巧微凹的玉脐,真是叫人心动不已。方子期不禁双手用力揉摸着云玉瑶一丝不挂的雪白肉体,他猛地低头,重重吻了上去,师娘娇喘连连,嗯嘤声声。
  方子期邪邪一笑,分开美丽佳人浑圆修长的双腿,身体压着她其软如绵的美丽女体,腰身一挺,狠狠进入。方子期稍微调整一下的肉体深处,那小巧可爱的嫩穴肌肉紧紧地含住他粗壮的巨蟒,贪婪地将他的巨大吸入美丽师娘肉体的更深处。他作起了活塞运动,里面层层叠叠的把方子期的小弟弟紧紧套住,随着它的进进出出不停地蠕动着,似乎里面长了无数个小嘴在吸吮着方子期的巨蟒。顿时她蹙起的眉心舒展,俏脸上微微露出舒服的表情。性感的小嘴中传出淫荡的呻吟声,仿佛她的肉体渐渐的淫浸入快感的肉欲世界了。长发覆掩住她的脸。
  胸前那对高耸的双峰,丰满迷人的漂亮弧形,乳尖上绽放着会抖动的两粒红葡萄。方子期双手紧紧抓住她的双乳。很舒服地呻呤着,娇喘着。方子期的手继续操弄着美乳,美艳师娘似乎愈来愈兴奋,渐渐的她有些忍不住了,轻轻的扭动着纤细的小蛮腰,缓缓的摇动着丰盈的玉臀,用两片鲜嫩的蜜唇花瓣摩擦着方子期的巨蟒。
  方子期猛烈地抽插。只见美丽师娘俏脸含春、娇嫩欲滴,高耸的乳峰在云玉瑶强烈的抽插下飞快地舞动,抖出阵阵的乳波。方子期策马扬鞭,象牵住野马缰绳一般向后拉紧了她的双手,一口气狂顶了几十下。云玉瑶已是细汗涔涔,双颊绯红。她抑制不住地发出极大的呻吟,无比的快感向她袭来,俏丽的脸蛋不住地摇摆。随着他狂猛的研磨抽送,美丽师娘娇慵无力地被这小冤家强拉狂顶着,娇喘呻吟,乌黑秀丽的秀发丝丝湿透,娇艳而美丽,圆润的屁股不停地抬起、放下,迎接着,「啪」、「啪」一阵狂抽猛插,顿时水花四溅,云玉瑶的娇躯有如大海上的一叶小舟,随着小冤家的猛烈冲刺而起起伏伏:「啊……我不行了……啊……要来了……」
  几乎与此同时,方子期也感觉腰间一阵发麻啊,滚烫的精液猛烈地射入了她的子宫里。而美丽师娘还在不断摆动的腰部,下体一耸一耸地高低套弄着,小脸儿红红的仰得高高的,微张着性感小嘴,香尖在唇上撩舔着,双手捧着大大的丰乳又搓又磨,一头乌黑的秀发也随着左右甩着:「啊……啊……啊……哦……我完了啊……」
  一大股阴精狂泄出来,二人也同时达到了高潮。……云雨覆收。此时此刻,房中三人搂抱着坐在香榻之上,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方子期搂抱着母女俩,嗅着俩位佳人令人迷醉的体香,温香软玉在怀。此时此刻,方子期的心中竟然感到一片宁静!而向晴张开两条雪白手臂,从侧面抱住他腰身,螓首钻到他怀里,她微微别转螓首,双目之中娇羞无限,水一样的眸子里流淌着一种叫情意的东西,娇声呢喃道:「坏蛋师弟,你一定不要辜负我们呀!」向晴现在躺着的位置是她刚才睡的地方,因而特别暖和,那给方子期一种异样的感受。身边又传来美艳师娘的那一股阵阵熟悉的体香让他醉了,他动了一下身体,却让本没有接触到的两具身体碰了一下,师娘身上传来的热流让他的心狂跳起来。
  云玉瑶身上的味道让方子期再也难以抑制自己的情感,在急促的呼吸中,他一手攀上她柔软的腰肢,另一手从她腰间穿插过去,然后两手扣在一起,将她紧紧拥入怀中。
  「你……你干什……」
  方子期突然的袭击让云玉瑶突然像只受惊的小鸟,生怕他在自己的女儿面前让自己出丑,羞死人了!此时她喊出来的声音竟有些颤抖,紧接着,那柔软的身子也跟着颤抖起来。将她的身子抱在怀中,再把美丽的师姐揽在怀里!方子期的心突然变得无比踏实,那是他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方子期将头伸到她们的秀发颈间,深深的吸着那让人陶醉的芬芳,这温柔乡的感觉让他痴迷起来,低声喃喃道:「师娘,别怕,我只想抱着你,给你温暖。」见男人只是拥着她的身体,并没有逾越的举动,云云玉瑶这才不由松了口气,脸上竟布满了一层薄薄的汗珠。静静的拥着云玉瑶,感受着她身子传来的温暖,方子期发现自己真的醉了。如果这一切只是个春梦,他只愿这个梦能永远下去,再也不要醒来。
  但是,渐渐的方子期已经开始不老实的把嘴巴凑到云玉瑶的樱唇上,贪婪的舔吻着。云玉瑶一阵「嘤咛」她忍不住心跳加快,抬头不禁再次献出她鲜艳亮丽的红唇吻下去,双唇柔软得令人心荡,方子期饥渴的吸吮着,舌头往她牙齿探去,云玉瑶只能娇喘咻咻的任由方子期的舌头在自己的檀口里放肆的搅动,舔舐着樱桃小嘴里的每一个角落,没多久,云玉瑶已沈溺在男女热吻的爱恋缠绵中,香舌再不受自己的控制,主动伸出和方子期的舌头紧紧的缠在一起,这幽怨少妇在年轻情郎的激情拥吻中开放了,玉手主动缠上方子期粗壮的脖子,身体瘫痪乏力,却又是灼热无比。
  就在方子期邪邪一笑,心中得意无比,左拥右抱着母女,色心大起,正想忍不住有所动作之时,陡然间方子期一愣,眼中闪过莫名光芒!内心犹如雷电划破长空一般,犹如一种雨后乌云将消散的感觉!他似乎触动了什么!「叮咛!」方子期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汹涌而出!他有些惶恐,开始有些不安!仿佛一瞬之间,周遭的一切都渐渐的离方子期远去,他似乎听到向晴的呼喊,云玉瑶的着急!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快的方子期无所适从,他现在突然感到很累,很想休息!他的双眸慢慢地、慢慢地、慢慢地闭上!「轰!」此时方子期的体内那股莫名力量开始躁动不安,高速疯狂的在方子期体内沿着七筋八脉运行!方子期就犹如在云端飘着一般!脑海中闪现着不属于他的画面!
  「轰!」
  方子期脑海一阵轰鸣,如星云爆炸,一股莫名画面出现,似穿越古今,横跨时间!
  那是上古大地,它尸横遍野,白骨成山,血染长空,绵延数千里望不到尽头,天下血雨!有龙,万丈身躯破天宇;有佛,佛光普照冲天际;有道,舍身忘死逆苍穹;有神,无边神力转乾坤;有魔,万道魔身碎虚空。
  「吼!」
  突然,画面一转,一女子风华绝代,却身负一墓碑冲向苍天,冲向天外,那仿佛是带着无数人的愿望和梦想,刹那芳华!一伟岸男子看着女子而去,面色惨白,而后一无返顾!融入浩瀚星空!「轰!」
  大千世界破灭,灭世绝光笼罩世界。画面至此消失,如今只留墓碑静静横立虚空,仿佛诉说着什么!
  「轰!」
  画面再转,眨眼之间,方子期似身处一个陌生的境地!只见此地是一片连绵不断的草原,在天空下伸展,没有山丘,像风平浪静的日子里的海一样平静绿草如茵的草原上还有一条细细的河,袒露在阳光下,远远看去,像一条发光的银项链。无边无际的草原平坦、广阔,像一个硕大无比的墨绿色的大翡翠圆盘,苍茫浩渺,气魄摄人。方子期迷茫了,他似乎有些熟悉,却一点记忆也没有!草原茫茫万里。方子期痴痴地望着这无边无际草原,眉头紧皱!风吹云动草低头,远山飘渺,风和日丽,天朗气清。好一副草原风情图!方子期忍不住想要触摸,但是他一碰,整个草原突然一阵晃动,而后慢慢模糊起来,开始线条般扭曲起来。那云、那山、那草,如一阵青烟消散不见踪影。此时,大草原如同被人搽拭掉一般,崩溃!
  「嗷吼」情景再变,仿佛穿越亘古,人回上古洪荒世界,洪荒气息扑面而来,古木参天,凶兽横行于大地。江河滚滚仿佛祖龙咆哮。「噫!」一声鸟鸣,九天之上一神鸟翱翔,那是传说中的不死神鸟呀,天地第一瑞兽。
  身披七彩衣,驾乘祥瑞云,高贵美丽,不愧为百鸟之尊!洪荒大地颤动,又一神兽奔来,只见此神兽龙头马身,生有双翼,高八尺五寸,身批龙鳞,凌波踏水,如履平地,背负图点。……
  诸多不属于方子期的画面如潮水般涌来,将方子期「淹没」难于呼吸!沉睡于黑暗中,方子期似迷途的孩子,找不到方向。无边诡异和不可置信的画面彻底击垮了他……
本页地址: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壹鍵關閉漂浮廣告 |Av天堂資源發布站提供 | 获取本站永久域名-下载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