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有1288篇AV小说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老板早!」
  「早。」
  「老板笑了,你看见没?」
  「是啊,是啊,老板居然也会笑!」
  「老板笑起来,好帅啊!」
  一群男女们窃窃私语,确实,他们的老板并不经常笑,总是板着脸的样子,好像每个人都欠他的钱一样,今天冷不丁笑得如此阳光灿烂,搞得他们紧张兮兮的。有的以为是老板力争上游,让公司上市了,要给他们发奖金,有的以为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老板要解雇他们。
  领导的一个表情,总是会引起下面一群人的猜测,这不稀奇。可他们谁猜得也不对。
  赫连子嘉今天的确春风得意,仿佛严冬腊月瞬间离去,春暖花开了,冰山脸就止不住笑意了。他们这样的商人,早餐的时候都喜欢一边看报纸一边吃饭,他平时都是看财经版,今天无意间瞄了一眼娱乐版,然后就忍不住春风得意,春意盎然,甚至是春心荡漾了。头版头条呢,腾椿语你这次栽了。
  这人幸灾乐祸起来,他是有落井下石的打算,谁让这腾椿语和他有仇呢。赫连子嘉自己也承认,无奸不商,他是商人,就要奸诈到底。
  张秘书,帮我送一个花篮给腾椿语。这是赫连子嘉的首席秘书,今天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居然是给死对头送花,而且这声音还透着愉悦,简直不可思议。老板吩咐了,她照做就是了。
  只是可怜了花篮,在送到腾椿语手上之后,被腾椿语摔碎,踩得稀巴烂。并且腾椿语咒骂了赫连子嘉整整十分钟,这人真不要脸!
  再说辛家,也是鸡犬不宁。
  辛博琪不用上课,当然是睡到自然醒,可今天她一大清早就被吵起来了,是她妈妈,一脚踹开了房门,大有土匪进村的架势。她身后跟着景阳,同样的一脸愤怒。
  辛博琪揉了揉睡眼,颇为恼怒,「妈妈,大清早的干什么啊?!」「起床!跟我去腾家。咱们立即把婚离了去!妈不能让你丢这个人。」萧珊雅不容反对,说罢就来拉辛博琪,楞是将她拖出了被窝。
  「又怎么了,好好的又发神经,妈您老人家更年期了啊,有什么事儿,我睡醒了再说。」辛博琪愤愤的甩开萧珊雅的手,这大小姐要命的起床气啊。
  「怎么了?就你个傻帽还问怎么了,自己看!」萧珊雅将一叠报纸扔在了女儿的脸上。
  辛博雅翻开报纸,晨报的消息不少,她看了很久,然后疑惑的看着她妈妈,「您得甲流了?这上面说a市又增添了几例甲流患者。」萧珊雅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成心气我是不是?!你给我看娱乐版!」娱乐版的第一版,用了整个版面来报道了一件事,可以算是一个丑闻。标题赫然,著名模特乔恩遭某军区高官玩弄始乱终弃,带球跑。这题目写的不怎么样,也不是按照一般标题的规定来写,可是娱乐新闻要的就是抓人眼球,这样算是做到了。
  报道里明确的说了乔恩是第三者,和一位军区高官有了孩子,而那位高官,碍于自己的仕途,不想负责任,乔恩没办法,为了保护孩子,出走。大致是这样说的,无疑是一条丑闻,虽然没有明确的说是腾椿语,但是腾家和辛家的人看了,却是一目了然,亲朋好友也都不难看出。
  敢报道这样的新闻,这家媒体的胆子也大,难道就不怕被报复?
  再退一步说,这新闻出了,上面的人会不会查?万一查出来那个某高官是腾椿语怎么办,他肯定会受到处罚,这是影响军容的大事,会怎么样?她根本就不敢想,那个人毕竟是她的老公,再没心没肺的人,现在也该着急了。
  辛博琪握着报纸,思量了片刻,一把扔了报纸,飞速的下床,萧珊雅拉住她,「你干什么去?」「去找我老公!」「想通了,同意离婚了?」「妈!你想事情能不能动动脑子?!这婚根本就不能离!出了这种事,我再离婚的话,他们难道就不会怀疑那个人是椿语吗?那他就完了!」辛博雅急得快要哭了,可萧珊雅还是死命的拉住她。
  「你给我闭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为他人着想了?别人怎么样我不管,我只要你好,这是一滩浑水,你别搅进去!」别怪她自私,明知道会受伤的事情,还要去做的就是傻子,她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阿姨,让我来劝劝小辛吧。」一直沉默的景阳忽然开口,他对萧珊雅笑了一下,让她放心。
  到底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萧珊雅相信,景阳的话琪琪是会听的,现在也不是吵架的时候,于是就转身出去,留他们两个。
  萧珊雅刚走,辛博琪就冲着景阳说:「你别劝我,我不能不仁不义。」景阳冷哼一声,「你现在是打算回去,和腾椿语共度难关?你还真是有情有义啊,你对别人怎么就无情无义的?你们明明不相爱,这样的婚姻要来干什么。
  如果你害怕萧阿姨让你去相亲,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我会帮你摆平。」辛博琪撅撅嘴,「说的跟真的一样。」景阳挑眉,「你怀疑我?」「从来没相信过。」她冷笑,男人的话有几个能相信的?
  景阳颇为无奈的看着她,「小辛!你不能这样看待你的未婚夫。」「停!」辛博琪比了一个手势,然后道:「我老公是腾椿语。」「很快就不是了,你也积点阴德,等那女人孩子生下来了,你就给人家让位子吧,让人家一家团圆。」「放屁!」她狠狠的瞪他,这是什么逻辑,貌似正牌夫人是她才对。「你离我远点,没事做就回你家去,别在这里游手好闲的。简直是个神经病!你脑震荡不是好了么,怎么跟脑残一样?」「我他妈的就神经病了!我怎么就爱上你这种女人?真他妈疯了!」「你有什么企图?还有什么叫我这种女人?我这样的不好吗?」「我看你才是白痴!这么浅显的问题,你还要我说几遍?还是你就喜欢听我一遍遍的跟你告白,这样你就爽了?」「啧啧,居心叵测。」「我从小就这样,你应该很了解。」「我没工夫跟你磨叽,你给我让开。」
  「不让,我不会让你去犯傻。」
  「那不能怪我了。」她沉吟了一下,顺手抓起床头柜上的台灯,照着景阳的头就砸了过来,这台灯和上次砸景阳的台灯,是一对,上次那个摔坏了,这次这个也是同样的下场,不同的是,根本没发挥作用。景阳迅速的一个侧身,躲过了台灯的偷袭。
  辛博雅啐了一声,「你还敢躲?!」
  景阳差点就被她给气笑了,你砸我我还不躲,明知道有危险还迎着上的是傻子,就像现在的辛博雅一样,明知道腾椿语那里现在是火坑,他是肯定会受到处分的,作为妻子的她肯定也是要顶着巨大的舆论,说不定这都只是冰山一角,还有什么更大的事情发生怎么办,他不能让她去冒险。也许现在离婚,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辛博琪当然看出了景阳憋笑的趋势,当即见什么扔什么,「我让你躲!砸死你!」说时迟那时快,枕头被子都成了她的武器,纷纷的扔向了景阳,景阳也不还手,就是一味的躲避,从门口,逃到床上,因为她一个电话砸过来,景阳又逃到了衣柜附近。唰的一声,景阳瞪大了眼睛,迅速的蹲下身子,滚到一边。一把水果刀插在了柜门上,显然速度够了,但是力度还有待加强,刀子扎在柜子上的深度不够,摇晃了几下,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辛博琪目瞪口呆,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刚才扔过去的是一把刀。景阳惊魂未定,看了一眼自己旁边的水果刀,他们之间死寂了几秒钟,景阳忽然站起来,一步步的逼近,「你真的想杀了我?你就真的敢扔一把刀过去?辛博雅,你这没良心的!你万一真的捅死我怎么办?你以为自己姓李,叫寻欢吗?你以为你小李飞刀?」辛博琪退无可退,抵在卫生间的门上,挺了挺胸,理直气壮,「我要是李寻欢我就直接扎死你!」景阳轻轻的笑了起来,不是戏谑,而是一种坚定,「估计你要失望了,我的命长,我会在你死了的第二天死去,永远都跟着你。」有一首歌,我会在你死之后的第二天死去,不让你因为我的死而悲伤,我会将我们一起埋葬。但是景阳似乎忘记了,千万不能对一个没心没肺的人这样深情,她根本就不明白你说的什么意思。
  「你丫的就巴不得我死!你们都看不得我过得好!」她怒吼一声,趁着景阳不备,攻击了景阳的下半身。景阳哪里想到,她飞刀的功夫不怎么样,这无影脚的功力这么强,简直可以说是快准狠。景阳一声惨叫,捂着自己的命根子,倒在地上,疼得满头大汗,脸色也变得青紫,「你,辛博琪你怎么能踢那里?!」有什么大不了的,她这也不是第一次踢了,比起上次踢楚尘,她这还保留了几分功力呢!
  「闹够了没有?!」辛秦急忙的回来,一上楼就看见女儿彪悍的场面,克克啪不由得就是一声怒吼,他自然也是看到了报纸,那铺天盖地的报道,确实是让他震惊了一下。本来还无所谓,毕竟那算是婚前的事情。可现在闹大了,等到人尽皆知,女儿还怎么做人?所以他现在也不得不逼着女儿离婚了。
  家庭会议,萧老爷子都出面了,场面像极了三堂会审。审问的就只有一个辛博琪,她像个犯错的孩子,委屈的坐在沙发上,另一面是她的各位家长,自然还有景阳那个半残。
  「不离婚也可以,但是要先分居,你就不要再回到腾家去了,等分居半年之后,自动去离婚。」辛秦阴沉着脸说道,萧珊雅在一旁十分赞同。
  只有萧老爷子有所顾忌,「没你们想的那么严重,我看椿语这孩子还是不错的,让他们自己决定,大人就别跟着掺和了。」「爸爸!」辛秦夫妻两个异口同声,不是他们不给老爷子面子,实在是这关系到女儿的将来,他们放纵了一次,可不能再错下去。
  「可是这事情闹成这样,琪琪要是离婚了,以后肯定会遭人话柄,她再嫁不出去可怎么办?」萧老爷子还是不死心。
  「就算我们养在家里一辈子,也不能在和腾椿语那样的人生活,他的花边新闻有多少,以前不知道现在总算是知道了,这样的人怎么照顾琪琪?!」辛秦也不给老丈人面子,直接反驳了。
  萧老爷子也不好再开口了,毕竟他也只是个外公,毕竟这事儿也确实还有的闹,说不定椿语这孩子以后就完了。
  辛博琪不说话了,她该说的都说了,吵架吵的口干舌燥,这些人摆明了欺负她,干脆你们爱咋咋地,她不听不管不问。
  「外公,叔叔阿姨,我有个办法。」景阳忽然站出来说道。
  众人一起看向他,景阳扑通一声跪在了他们的面前,「不用担心小辛的未来,我娶她,照顾她一辈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把她当祖宗一样的供着,这一辈子就只对一个人好。请你们把她嫁给我。」啥?三个长辈的嘴巴都可以含一个鸡蛋了,自家的女儿销量这么好?还没离婚呢,就有人求婚了?
  还是萧珊雅先开了口,扶起了景阳,赞许的看着他,「好孩子,你为了琪琪真是尽心尽力了,不过不能把你的一辈子都搭进去。琪琪能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三世修来的福气。」「阿姨,我爱她!从小时候开始,十几年了。我这次就是为了娶她才回来的,没想到她已经结婚了,不过既然腾椿语对她不好,不爱她,那就让我来对她好吧。」「谁说我不爱她?!你算什么跑来搅什么局?我爱琪琪,我不会让任何人抢走她!外公,爸妈,这次是个意外,请你们相信我,再给我一次机会。求你们了!」萧珊雅在看到从天而降的腾椿语时吓了一跳,惊恐的指着他,「你,你,你怎么进来的?!」
本页地址: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壹鍵關閉漂浮廣告 |Av天堂資源發布站提供 | 获取本站永久域名-下载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