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有1288篇AV小说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哥,怎么办?我们跳窗户吗?楚霄一边说一边走到窗前,似乎是在计算着,从这里跳下去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楚尘皱紧眉头,严重的逼视着他那个正要跳楼的弟弟,你是让我说你单纯,还是说你傻?你那条腿真的不要了?骨折都还没好利索呢,这样跳下去,你难道是想让你大哥养你一辈子?以后做事之前动动脑子,那玩意长时间不用是会生锈的!楚霄本来已经抬起脚,只等着他哥一声令下,就身先士卒的跳下去,好歹他也是军人出身,当年在军校的时候,什么训练没受过,除了野外生存,其他的楚霄都很在行,这跳楼自然也是不在话下。猛然听到他哥的言论,楚霄讪讪的收回了脚,踱步回来。
  楚尘说完他之后,就转而对隋翌说道:隋翌有件事情我必须得告诉你,我和楚霄都早就认识了辛博琪,或许是比你还要早,楚霄曾经很爱她,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搞到一起的,可我希望,我们家的任何一个人,都和这个女人划清界限,没有任何的瓜葛。我希望你能明白,她不适合你。当当当门声还在响,已经有些急促,泄露了敲门人的不耐烦,辛小姐,你洗好了吗?隋母开口叫道,她狐疑的趴着门缝往里面瞧,虽然这行为与她贵妇的身份完全不符,但她也顾不了那么许多。别以为隋母跟隋翌一样,是个头脑简单的人,她只是不玩心计,毕竟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带着个拖油瓶,能嫁给军区的高官司令,也不容小觑了。自从楚尘和楚霄进来,她就发觉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虽然楚家那两个小弟猴精的,只是一瞬间就调整了自己的状态,那速度快的,让她都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他们的惊讶。再来就是辛博琪的反应,这个小女人要玩绝对玩不过楚家两兄弟,但看她反应的速度就知道。
  她几乎就断定了,辛博琪那个女人不简单,又或者说是不检点,为了儿子的幸福,她是一定要来单独谈谈的,所以张妈的那一碗汤,倒得巧,到得妙,不愧是我多年的心腹啊!
  辛小姐,你在吗?
  哥,是妈来了,怎么办?楚霄急了,他担忧的看着辛博琪,又向楚尘投去了求救一样的目光,他到底是不想让辛博琪受伤害的,如果她真的喜欢随意,那么成全他虽然痛,也是可以做到的。
  而隋翌一直死死的盯着辛博琪,他们说了什么,他不明白,辛博琪怎么了?
  挺好的一个姑娘啊,为什么要那么说她呢?哪里得罪了他们?他望着她,企图辛博琪能给他一个解释,可是她一直沉默。隋翌似乎觉得,自己眸子里的光芒,在慢慢的暗淡下去,他的期盼也在暗淡,他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信任,也要消失殆尽了。隋翌猛然想起,很久以前,他曾看见过,辛博琪跟一个男人在车里拥吻,若是没人打扰,他们还会在车里做爱。他又想起,很久以前,他们第一次正式见面的时候,她无赖的抱着自己,他还记得那个女人对他说喜欢,那些以为忘记了的点滴,竟然在刹那间清晰明朗起来。或许她以前的生活很糜烂,可以后他们在一起了就会好的吧。
  慌什么,我们又没怎么样。楚尘若无其事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显然是忘记了他刚刚做了什么。楚霄直勾勾的盯着他哥,看着他脖子上被抓伤的痕迹,真的没干什么?他为什么持怀疑态度呢?
  辛小姐,我希望你说实话,你明白我的意思?这么拖下去,对谁都没好处的,你知道我的父亲和你的公公都是军区的人。贪玩也该适可而止了。楚尘淡淡的微笑着,却让人不寒而栗。
  辛博琪只看到他的两片嘴唇上下的动着,却听不到他在说什么,只觉告诉她楚尘这厮没说好话,似乎从他身上可以很准确的验证那句,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辛博琪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真让人讨厌,叶迪斯怎么放着那么多好人不喜欢,偏偏喜欢你这么个东西?匪夷所思!楚霄拉了拉辛博琪的浴袍,琪琪别这么说我哥,他是好人。只有你才觉得他是好人!随你怎么说,开门吧,不然一会门会被撞开的。这房子的隔音效果非常好,你不用担心刚才我们说的话会被听到,一会儿说你自己的,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不过要实话。辛博琪再次的瞪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浴袍,转身去开门。
  楚霄还在诧异,我们真的就不用躲躲吗?
  等等!隋翌拉住辛博琪的手,那双辛博琪最喜欢的眸子,正散发着寒光,还带了一些怒意,再有就是不相信,他在迷茫,你,你,算了我去开门。他终究是问不出口,他以前一直以为辛博琪是离婚的女人,可是刚才楚尘的那句你公公,他绝对不会相信是以前老公的父亲,那么就是?????
  隋母敲了有十分钟,纵使再好的脾气,也有了火气,里面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还不开门,难道说出事儿了?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还是拿钥匙开门看看吧。
  她刚转身,房门就打开,隋母松了口气,辛小姐,怎么才开门,你~~~~小翌?你怎么在里面?隋翌扯了一个笑容出来,妈,有事吗?小翌你一直在里面?怎么才开门?隋母一边说,一边不悦的伸着脖子往里面瞧,只觉告诉她,这么长时间没开门准没好事。
  妈,您有事吗?
  哦,没什么。就是过来看看。
  我们挺好的,妈您先回吧。
  怎么不让妈妈进去吗?
  妈,您能等一会儿吗,我和琪琪有话要说。什么话那么重要啊,你们小两口以后再说呗。妈!您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真的很重要!小翌啊,到底怎么了,你告诉妈,别这样吓妈妈啊。妈,给他们一点时间,我和楚霄陪您看电视。那扇半掩着的门,彻底被打开,走出了两个人。
  楚尘?你和楚霄怎么也在?你们刚刚在房间里干什么了?为什么不让我进去?隋母一脸的疑惑,这三个小鬼搞什么?
  楚尘仍然是云淡风轻的样子,拥着隋母下楼,妈,一会儿再说,您还不相信我们吗?走吧!楚霄,我们跟妈走。隋母半推半就的跟着楚家两兄弟下楼去,房门再一次关上,这次只剩下了辛博琪和隋翌。
  隋翌。
  你说吧,我都听着。
  我不能跟你结婚。我已经有老公了,你可能以为我欺骗你了,可我并不那么认为,结婚不代表什么。并不妨碍我交朋友,我一直当你是一个朋友。最开始认识你的时候,我举得你这人挺有趣的,所以才跟你走得近了些。你很喜欢我的眼睛?你怎么知道?你接着说吧。隋翌想笑,可却觉得嘴角万分的僵硬,终究没笑出来,这不是早就知道的么,她只喜欢自己的眼睛,每次她看着自己的时候,都只是看自己的眼睛,其他的地方从来没看过,他知道喜欢一个人不是这样的。
  你今天突然把我找来,下了我一跳。反正我也不知道该和你说什么,我觉得我们之间没必要这样,以前不是很好么。辛博琪的声音越来越小,她的头也越来越低,倒不是害怕,也不是害羞,她更没有觉得错,她只是看到隋翌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不得不低头。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什么都不是?你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嫁给我的对吧,即使是我们发生了关系,你也不想嫁给我,那对你来说真的什么都不算吗?一点关系都没有吗?!隋翌你怎么了?放开我,疼啊!上床对你来说,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吗?你真的无所谓吗?!对!跟吃饭一样平常!这样你满意没有?如果你是因为我们上床了,你才要跟我结婚,那我告诉你,你根本就不用负责任!跟我上床的人,根本就不是你,是景阳!这下你放心了吧!隋翌别把你自己想得那么伟大,那件事发生了之后,你为什么消失了,因为你害怕,你也不确定。对于一件事情,人只要有哪怕是一秒钟的犹豫,那都一定不会成功!所以隋翌,我们还是算了吧。她说了,竟然如释重负,她只感觉自己的一桩心事了了。在伤害与被伤害之间,她选择的永远都是伤害,可她不是毒蛇,只是刺猬。她也不觉得错,人不都应该这样?自私,自古以来,有几人能够真的抛弃?
  隋翌睁大了眼睛看她,眼神由愤怒,转而哀伤,最后竟然是绝望,他的手无力的垂下来,头也低下来,看不清他的脸,垂下的手,再也抬不起来,良久他才扯了一个类似于哭的笑容,我知道了,抱歉造成了你的困扰,我送你回去,你先换衣服吧,我在楼下等你,好,就这样,就这样。隋少爷,克克啪您怎么了?哎!当心脚下啊!张妈来给辛博琪送衣服,正巧看见了隋翌摇摇晃晃的下楼,连忙扶了一把。
  没事,我没事,挺好的。隋翌推开她踉跄着下楼,他恍惚着,让人看了都担忧,好几次他都险些从楼梯上摔下来。
  小翌,你怎么了?隋母看见儿子这样,三步并两步的迎上去。
  隋翌笑了笑,苍白无力,妈,我没事。对了要跟你说一件事,辛小姐不是我女朋友,是我拉她来骗您的,谁让您老是说要给我找个老婆,我就出此下策了,妈我以后再给您找一个让您满意的儿媳妇,妈对不起,对不起啊。你这孩子,这种事情还来骗妈妈?呵呵,可不是么,我怎么这么的糊涂?糊涂了。妈,你们聊着,我回单位去,队里还有事,辛小姐我送她回去了。辛博琪下楼,正巧看到隋翌的强颜欢笑,身体的某个部位,骤然的疼了一下,然后开始抽搐,这个男人到底也会让她难过的。
  汽车再次飞奔在高速公路上,辛博琪手里捏了一把汗,隋翌的车开得太快,近乎于飙车,她没做声,默默的陪着他。
  猛地一脚刹车,即使系了安全带辛博琪也还是重重的撞了一下。
  辛博琪,婚姻对于你来说,到底算个什么东西?你到底把婚姻当成了什么?隋翌的声音似乎是从天外飘过来的一样,空灵的,毫无感情的。
  什么?辛博琪语塞,婚姻对于她来说,到底算什么?算什么呢?一纸婚书?一个名分?抑或什么都不是。
  她答不出来,这隋翌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她真的答不出来的时候,他还是为之颤动,是悲哀吗?为这女人悲哀?
  隋翌突然覆了过来,狠狠的吻上了她的唇,他吻得深,记忆中那个青涩的他已经不复存在,狂野的吻着,好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唇齿相依,纠缠着,徘徊着,他离开了她的嘴唇,那抹鲜艳的红仍在,隋翌慢慢的抚摸着她的嘴唇,那上面有他留下鲜红的印记,你不爱我,从来没有爱过我,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爱,这不是你一个人的悲哀,是爱着你的人的悲哀,我明白了。我明白了,真的明白了。琪琪,不爱的话,不要轻易的靠近,你真的很诱人,你很容易吸引人,求你,以后不要这样。你~~~她语塞,更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此刻的隋翌让她觉得陌生,他不是动不动就害羞的吗?怎么会如此?
  再见。我不送你上楼了,你自己小心。隋翌俯身为她打开车门。
  辛博琪咬唇,咬在隋翌咬过的印记上,疼。
  她踉跄的下车,狂奔着,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想要离开这窒息的地方。良久她跌坐在雪地里。
  婉转的乐曲轻盈的唱出,钻不进她的耳朵里,可那铃声依旧,她接起电话,压着声音喂了一声。
  傻瓜,哭什么。
  谁哭了。
  还说没哭,眼睛哭肿了我就不喜欢你了啊!谁让你喜欢了!傻瓜,真是个傻瓜。对我是傻瓜,雷晓,我为什么那么白痴?谁说你白痴?你告诉我,我让他在局子里过下半辈子!你就狐假虎威吧!你不喜欢我狐假虎威?雷晓,我失恋了。你不是一直都有我?
  你在哪里?
  回头。
  辛博琪缓缓的回过头,离她两米的地方,那个风神俊秀的男子,正握着电话,对她微笑。她的脚麻了,但仍是有一种冲动,想要扑进这男人的怀里。雷晓快步走着,将她抱住,你这傻瓜,不许再哭了。只要你回头,我永远都在。他在她的耳边呢喃,温热的气息一直钻进了她的身体,跟随者血液,传送到了某个地方。
本页地址: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壹鍵關閉漂浮廣告 |Av天堂資源發布站提供 | 获取本站永久域名-下载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