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有875篇AV小说您的位置:首页  »  淫色人妻

一,相识是缘
  我的老婆,姓金,叫金筱惠。我们认识时是她大学毕业后的一年。那时她23岁,留着披肩发,时常歪歪的扎个马尾辫。在我们公司做行政工作。她个子并不高,44公斤只有160,站在我边上真有点小鸟依人的感觉。不过她的身材比例比较好,胸部并不算大但已足够诱人,跟在她身后你会看到她腰和臀部的比例,很是让人回味三分,腿比较细,我和同事们都很喜欢她穿着黑丝袜,踩着高跟鞋在公司屁股一扭一扭来回走动的样子。然后开始意淫起来,纷纷猜测她今天穿着什么颜色的内裤,她那双穿着黑丝袜的美腿看的让人想咬上一口,有种入口即化的感觉。最让人心动的其实是她天使般甜美的笑容,她眼睛大大的,笑起来弯弯的嘴巴上露出一对小虎牙。我很喜欢看她笑,常说她笑起来的样子傻乎乎的,很天真,很童颜,走到外面当心被怪大叔拐走了。
  公司里不少男同事追过她,不过都被她拒绝了。我们算是半个老乡,大学居然是同一个学校的,但那时我们并不认识。最终她接受了我,我们开始交往时,她对我坦白。说她之前有过感情经历,而且走火过。当时说实话,听到这样的话还是有些失落的,不过想想人生本来就是不确定的,在你还没认识她前,她和另一个男孩爱的死去活来这并不难理解,这是人性。所以,冷静想想也就接受了。随着在一起的时间增多,发展到后来我们同居了,我就像上了瘾似的对她过去的性交史充满好奇,所谓的淫妻情节油然而生。
  女人嘛,在她没完全对你放心前,对自己的过去都半遮半掩。开始问她那些往事,她总是说忘记了,不过慢慢的就发现,和她做爱的时候和刚做过之后去问她,她基本上都会说。渐渐的我了解到了她19岁到认识我前一年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的刺激的性经历。
  真是没想到我枕边上的这个女人,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居然和我同一个学校,而且当时正被另一个男人无数次的操着,然后在几年之后我们在另一个城市的同一个公司相遇,缘分真是太奇妙了。可能因为她是个非处,有过性经历,虽然表面看大家都觉得她很端庄,像个清纯的萝莉,不过我们在一起时间久了,慢慢的我感觉到了她的变化,真可谓人不可貌相哦,比如,她放内衣的抽屉里现在几乎都是她自己在网上挑的棉质的丁字裤,数一数少说也有二十来条,而三角裤只有七条,还都是露半臀很小很细的那种低腰三角裤,生理期会穿。再比如,我曾经给她买过几个性玩具,自慰器,跳蛋,肛门按摩器。现在她几乎都离不开它们了。居她说这叫:女为悦己者容。我试探的问过她,给她找个情人我们一起玩怎么样,她就一个劲的装傻,说难道我不怕她跟别人跑了。要不就假惺惺的摸住我下面说:我只要老公的。估计再发展下去3P她都快能接受了。不过我暂时还是接受不了的,呵呵。
  接下来根据这几年的真实经历 ,分享一些我和老婆几次真实的性爱片段,因为当中的一些故事,印象深刻。每次想到那几次都热血沸腾。还有包括老婆口述的其他几个男性的性经历。
  片段1:快乐的第一次
  我们的第一次,那时我们还没结婚,也就刚认识一个月,当时我们躺在床上睡觉,但都比较紧张,因为之前我们并没有过太多身体接触。她穿着体恤和内衣,不过下身只穿了条小内裤和上次去学校考试,她学长金鹏给她买的短棉袜。天蒙蒙亮,我没有主动碰她,反而是她自己受不了了,伸过一只手拉住我的手,往她的一只胸上放,都这样了我还能怎么样,就隔着她穿的体恤揉她的那只奶,她嘴唇微张,小声娇喘着,看着她发春的样子是男人都会想马上提枪,干死她。
  我伸出另一只手,划过她的腰间隔着她的丝质小内裤揉她的两瓣。不时用中指在她的两瓣中间来回摩擦。看的出她很饥渴。她转过头在我耳边细声说到“我已经一年多没有过性生活了”我一听,顿时血脉膨胀,下体马上坚挺。事后她对这句话的解释是,暗示我温柔一点。但我觉得所有看到她当时表情的人都会觉得,她淫荡至极一发不可收拾。我侧身吻着她的嘴,拨开她小内裤已经湿了的档部,用中指玩着她的肉缝,全是水,好多水,我强忍着下体的欲望就这么玩着她,她明显吃不消了,主动用手把我手的中指塞入她的小穴中。不住的扭动腰臀,嘴里发出“啊~~啊!”的淫声。
  看的出她是那么的享受,我拉起她的体恤,将她胸罩左半往下别,一口咬住她左边的乳房,她兴奋的叫到“啊~~啊!好舒服”我大口的咬住她那只奶不时用嘴吸住向上拉,不时用舌头在她那只奶头上来回拨弄。她用手拉开她的体恤和胸罩,然后握住她的左乳往我嘴里挤送。非处就是够主动啊。我的右手扣在她内裤上中指在她小穴里来回画圈不时进出,她的爱液不断涌出,湿透了内裤。穿着蓝白条纹棉袜的小脚,脚尖指头向下勾双腿不停颤抖。
  看着她兴奋的样子,我问“这样吸住你奶子是什么感觉?”。
  “好舒服,好想做的感觉”她扭动着说到,“啊~~啊~老公~~我想要”。
  “你前男友也这样吸过你的奶吗?”我加快中指搅动的速度继续问她。
  她淫荡的叫着:“嗯!~啊~~啊!我~受不了了~~啊~~啊!”。
  真是受不了她那幅淫样,“好多水啊,我帮你舔一舔吧”。
  我把她内裤往下一扯,托起她的大屁股这才发现,她的爱液都已经顺着肛门流到了股间,床上的席子都湿了一块。
  “筱惠,你好淫荡啊”说着我把头埋入她的股间,品尝着她酿的蜜汁。
  她受到我舌头的挑逗大声的叫着:“啊~~啊~~啊~啊!”
  我说:“喜欢被舔吧?哈哈”。
  “喜~喜欢~~啊~啊~好舒服”,她双手抱住我的头,用力往她的阴部挤贴,同时控制身体使她的阴部在我的面部上下来回摩擦。我当时就想,这非处果然就是不一样。
  我用舌头在她肉缝中阴蒂上来回舔吸,品尝着非处的味道。每当舌尖舔到她的小穴时,她就双手用力将我头往下按,想让我的舌头多挤进她的阴道,听着她淫荡的声音看着她扭动的身体,正想像着她之前被其他男人操着的样子,她又受不了了:“老公~~~啊!~啊!我想要~~啊!”。
  我说:“再多酿些蜜出来,我还没吸够”。她有点急躁,一把抓紧我的头,加快用身体摩擦着,简直就像饥渴难耐的淫妇把人家的头当自慰器,“老公~~啊~我想要~弟弟~~啊~~啊!”。
  说实话,任何一个男的看到她那副淫像都会忍不住想把她操到晕死过去。“筱惠,我要干到你翻白眼”。“来嘛~~啊~~来干我嘛!”她淫荡的说到。我坐起身想像着她以前和前男友做爱的淫荡样子,她居然自己手脚趴着摇晃屁股对过来,我吃惊她的反应,心想非处总是能带给你意外惊喜。我凑近她的屁股,她脸颊泛红背上都是汗珠回头看着我,主动伸出手拽着我的阴茎就往她的骚穴里塞。“啊!”由于她的爱液,我的阴茎不费力的插进了她的阴道。她大声有节奏的叫着:“噢~~噢!啊~!”屁股居然开始主动的前后运动着,我反应不及差点被她屁股顶翻了,力度之大可想而知。
  我脱去她的体恤,解开她胸罩的扣勾解放她那对蜜桃般的乳房,双手握住她的屁股,腰部用力配合着她的节奏前后挺动,她被插的大声浪叫,“噢!~~噢~~哦~~噢!”。因为天色渐亮,楼上楼下已有人起床,我怕别人去上班,经过过道时听到动静太大,所以对她说:“筱惠,你这么叫别人会听到的”。“噢~~噢!”。
  她全然不顾“噢!~~~噢~~啊~~听到~~就听到”“让他们见识下你女朋友的魅力~~啊~~啊~~噢!”。
  那天她淫荡的叫床声估计这上下五层楼的租客都听到了,我们房间后面的一间,是我们公司斜对面塑料厂五个工人合租的,他们房间应该能很清楚的听到这边的情况,因为房东的房子很多都是三合板钉的墙,比较薄,不隔音。“你这么淫荡的浪叫,别人听到想干你怎么办?”我和她开起玩笑。
  “噢~~噢~~”“啊~~那~~他们~~自己解决~~噢!”,她可真是够狠,呵呵。我边操着她边抚摸她光滑娇嫩的大腿,不时伸过去把玩她垂下的双乳,朦胧的晨光隔着窗帘印在她美味的肉体上,甚至能闻到爱液的味道,房间充满了性交的气息。偶尔有人会经过我们房门和窗前时,我便猛然加速抽插,让她尽情暴露。
  “噢~~噢~~~老公~~好舒服~~”
  “噢~~~啊~~用力点~~~干死我~~啊!”
  “筱惠,你好性感啊,真替你前男友可惜”
  ?“啊~~老公~~我快化了~~啊!”
  “你是不是很喜欢后入式啊?”
  “哪~哪有~~噢~~噢~~”“啊~~你们男人~~不是很喜欢这样干嘛!”
  事后了解到,以前老婆和前男友经常模仿A片里的情节,两人边看边做。学生时期,他们在外面自己租房子,老婆经常被她前男友按在地上从后面操。
  我停下来,调整一下姿势。把她的双腿并拢,这样她会夹的更紧,再次进入时才看到她的水都滴到席子上了。
  “好好听~~~啊~~啊”“老公~~~好好听~~啊!”。
  “什么好好听?”。
  “啊~~水~水的声音~~啊~好~好听!”。
  我操,真是太淫荡了,我更加卖力的操着她,阴茎在她的肉缝中一进一出的摩擦着,在她满是淫水的骚穴内来回挤顶着,发出“叽叽咕咕”的声音,夹杂着与她臀部碰撞的声音“啪,啪,啪,啪,啪”非常有节奏。“干死你这个小淫娃”我扇着她的屁股,左手拽着她的右手,像骑马一样狠狠的操她,她时不时回过头来看着我发嗲。
  我快撑不住了,不过她似乎还没满足。我抽出阴茎,把脸埋入她股间亲吻着她,其实是好自己好喘口气。用舌头在她肛门和骚穴上下来回舔。她淫荡的颤抖着,然后又开始前后的运动起屁股来,好让我的舌头插进她肉缝的穴中。
  玩了一会,估计她不够爽,毕竟舌头的长度不比下体,接着她示意我平躺下来,然后俯下身撩着头发握住我的阴茎为我口交,我真心吃不消她。叫她坐上来,如果她再用嘴弄一会我就会交枪了,她没尽兴,当然不愿意。于是蹲着对准自己的阴道,然后跪坐下来,接着脱掉挂在胸前的胸罩,疯狂的扭动腰身,我伸手去揉捏她的乳房,拉住她一对奶头转圈圈。不过丝毫打乱不了她那扭动的节奏。看着她的头发随她的身体起伏而飘动,格外诱人。她弯下身,下身套着我的肉棒转圈圈,上身前倾,使她那对奶子能触到我的面部,紧接着用奶子在我脸上画来画去。我再次被她如此淫荡的举动震惊了,经人调教过的非处就是不一样啊。我使劲双手抓住她那对奶子,然后轮流塞到嘴里舔吸。她眉头微皱,咬着嘴唇,嗯嗯嗯的发浪。我看这样下去简直没完没了了。于是我让她用双腿半蹲跪着,我也双脚支撑抬起屁股双手拉住她的腰间,狠狠的从下向上冲刺。她明显感受到了不同,大声发浪:“噢!~~噢!~~噢!”。伴随着“啪啪啪”身体碰撞的声音,每一次顶到她的子宫时她就“噢!”的一声大叫。
  “老公~~我快不行了!”,“身体~~身体要化掉了~~”,“噢~~噢~!”我看她眉头紧锁面容僵硬便知她快来高潮了,于是,我快速把她拉下来使她平躺,压在她身上,双腿夹紧她的双腿,控制住她然后猛烈的进行最后一轮冲刺。她的双乳像水袋一样来回转圈摆动着,我按着她的双手,疯狂的居高临下抽插着她。她努力着用力夹着我。“啊!”“啊~~啊~哦!”最终她瓦解了,她的身体剧烈颤抖着,我的脑袋也一片空白,我射了。
  好一会,我俩才回过神来,我就这么趴在她身上,下身也没抽出来。能感觉到我的精液和她的爱液混合着顺着阴茎向外流淌。
  “老公,我终于知道被干到翻白眼是什么感觉了”。
  “难道你前面的男友没干到过你高潮?”,“我和前男友哪个干的你更爽啊?”
  “讨厌!你们是不一样的感觉”老婆开始撒娇起来,想来她前男友干的她一定也很舒服吧。不过我应该也不赖吧,看看钟至少我也干了她一个多小时了。
  二,青涩的初恋
  我们同居后几乎每天都做两次,休息日有时三次,每次和她做的时候,都会想着她以前被别的男人操着时的淫荡样子,然后去问她和以前比有什么不同,还没哪些姿势没做过之类的,可能是说的多了,老婆也就越来越放的开了,有时还会主动和我说起以前的性史。我也了解到原来并不止一个男人和她发生过关系。只是高中大学时期和一个男生谈过恋爱。他们是高中最后一年一起复读的同学,然后在那个男生家里发生了关系,那时她才十九岁。因为他们复读的学生学校方面是不提供宿舍的,而她家在县城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所以她就在外面租了房子,是和她的一位女同学一起合租的,不过自从有了第一次,他俩就开始隔三差五的上旅店里搞。
  后来他们又上了同一个大学,男生姓叶,叫叶凡林,他为了能和她在同一个学校而放弃了自己的志愿。老婆说,当时就觉得他没出息。大一时他们都住宿舍,偶尔出来打一炮。后来关系越来越僵,老婆嫌他性格太懦弱,不过我想应该还有别人原因吧,他们分手了。之后大半年,叶凡林又对老婆死缠烂打,老婆又感动了,两人在大二时就在学校外面租房子同居了。据老婆说,当时她觉得他们将来肯定要在一起的。老婆说很爱他,爱的心很痛。他们那时几乎天天都做,姓叶的常让她模仿AV里的情节和姿势。这也证明了为什么老婆现在懂的那么多技巧,而且对性情趣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说前男友叶凡林的阴茎比我的要粗、长,这也不难理解,她说他身高比我高块头比我大。不过阴茎的形状是不同的。姓叶的有个癖好,就是喜欢老婆穿着白色的棉袜和他做,穿着棉袜给他足疗什么的,呵呵。刚好老婆也习惯晚上睡前泡脚后穿袜子睡觉。他说老婆穿着棉袜和睡衣看起来纯纯的,很淑女,很居家。
  在他们同居的那些日子里,他们很疯狂,有时甚至会打野战,教学楼天台,租的房子的楼梯顶,湖边公园的小道里。基本上都是从后面进入。老婆其实是个很马虎的人,因为她根本不会去记她的排卵期和安全期,而且她说她很喜欢被内射的感觉,很充实。所以她有一次就真的中标了。为姓叶的打了一次胎,而姓叶的居然说那只是一坨肉,她把这件事记在心底。觉得他深深的伤到了她的心。
  不过我告诉她,也许人家只是为了宽你的心,才故意那么说的。在那之后,他们仍然因为性格不合而分手了。虽然彼此都很不舍,直到半年后老婆看到前男友和另一个女生从旅店出来。她彻底死心了,但内心依然痛苦。从她的日记可以看的出来,她仍然保留了他的相片。
  片段2:仓库里的激情
  那次是我们同居后的一个月,筱惠明显对性放的更加开了,我给她在网上买过一个性玩具,是个U型的振动按摩器,一头长粗,一头短稍微细。可同时插入阴道和肛门,然后遥控振动频率大小。那个玩具筱惠很喜欢,几个月前仍然在用,前段时间公司安排她随业务总监出差去外地,我怕她那几天耐不住寂寞叫她带着,结果回来时说丢在宾馆里忘记带回来了。那按摩器非常贴身,穿上内裤后都看不出来。
  我内心的淫妻情节越来越重,筱惠对性爱情趣也日渐高涨。于是我建议她插着按摩器去公司上班,她在我胳膊上掐了一下然后坏笑着欣然接受了,本来每天早上晨勃时我都会情不自禁的要干她一炮,不过那天我忍住了,想着看好戏呢。洗漱完了她照旧坐在梳妆台前打扮起来。我迫不及待的抱住她的屁股抚摸着,然后将她一把拉到床上,她大叫着跳了起来躲开:“哈哈,我自己来,你去洗脸刷牙吧”。半小时后吃过早饭,我们手挽着手去乘公交车。我口袋里放着按摩棒的遥控器,我问她,下面塞的东西出门是什么感觉?
  她坏笑着说:“没什么特别的啊,就是比较有充实感而已”。听她一说没等上公交车,我就忍不住拨动了遥控器,“现在呢?”她一手挽着我胳膊一手瞬间放于下腹部,“啊!”。果然是很刺激,看着她穿着咖啡色丝袜的双腿不住的并拢摩擦着,我差点笑出来,像尿急的样子,哈哈哈。我关掉按摩棒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差不多等了十分钟,公交车来了,不过人真的很多,我们上车后只能在车厢中间位置站着,她个头矮我让她往里挤,好扶到后面边的扶手。
  “啊!小心点”,“你踩我脚了”,一西装眼镜男回过头来大叫到,很凶。
  “哦!不好意思,对不起”,老婆连忙道歉。她穿着棕色的高跟皮靴子,跟比较细,踩人家脚了。
  我正想上前呵斥那男的,接下来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他看到老婆后明显态度和表情都缓和了,那家伙,看到美女态度变的真他妈快。
  “到这边来吧,这边有位置好站”。
  “谢谢!”。
  他示意老婆站到他那边去,他站老婆身后档着她,老婆看了看我,早晨上班的人太多了,还有老头老太太,我也不好再往后面挤。车子已经开动,我就这么在过道扶着上面的握把跟着人群晃动,脚都挪不动。我向老婆看去,她扶着栏杆望着窗外,不过那西装男似乎不太检点,他右手拉着上面握把,左手放在公事包上,但是不停的在筱惠的臀部蹭来蹭去,身体也是,头低着好像在闻老婆头发的味道。虽然很生气,不过又觉得很刺激,反正就二十来分钟路,便宜他了。突然想法袋里的遥控器,哼哼。
  只见老婆神情突然紧张,眉头微皱,我加大振动频率,看到老婆低下头,闭着眼咬着嘴唇。简直就是痴汉动作片,正觉得那男的胆子有点小的时候,突然发觉他公事包上的手不见了,仔细看看,居然放在老婆穿着包臀短裙的臀部上面,哇操,不过老婆这会估计注意力全在两腿中间的位置上,我就隔着人群看着老婆被那西装男猥亵着。不知不觉就到了站,我关掉遥控器,老婆转身下车,下车时的霎那间我看到那猥琐男的下身都支起来了,从车前门我这边的角度他用公事包正面根本挡不住,真是个二逼,还以为不被人察觉。
  我一下车老婆就过来掐了我一把,看着她涨红的脸,到公司一路上我问老婆刚才什么感觉,老婆俏皮的笑着说没什么感觉,然后又坏坏的说我将要对此负责。我试探的问她有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常。显然她并不知道当时她身后发生的一切。到了公司后我们各去各的部门报道。我刚坐下没一会,老婆就来我部门说让我帮她去公司仓库盘点整理,和领导打了个招呼我们便上楼去了。
  一进仓库老婆就将门反锁了,然后过来抱住我就亲,我知道她已经受不了了。她急促的喘息着,我们吻着退到仓库的窗户边,她把手机和钥匙放在一边的货架上,我让她扒在窗户上,然后蹲下来抚摸她咖啡色丝袜的大腿,把头凑进她的臀部感受她的气息。接着我打开按摩棒开关,调到最大幅度。她立马开始呻吟起来“啊~~啊~~啊!”我顺着大腿向上摸去将她的包臀短裙别上去,看着她双腿根部互相上下来回摩擦着,穿着棉纶的黑色丁字裤完全深陷在股沟内,看起来像是没穿内裤,她回过头来把臀部翘高“老公,我要”。眼见她如此淫像,我也无法控制了,我把她丝袜的裆部撕破,把丁字裤的裆部拉开,这才发现,她的淫水已经湿透了丁字裤的裆部,顺着大腿根部的内侧向下流,内侧的丝袜上都湿了。我拿住按摩棒回来抽插了一会,“啊~~啊~~啊~~哦~!”。我阴茎早已经充血,她晃着屁股真像是动物发情。我抽出按摩棒,在她的肉缝上来回舔吸。
  “哦!~好舒服~~哦~~哦!”。
  “筱惠,B被舔的舒服吧。小心被窗户外面对面楼里的人看到哦”。
  “看到就看到~~老公~~我要弟弟”。
  “好吧,那就让我来给你这骚B止止痒吧”。我站起来,将她的丁字裤拉向一边,对准她的骚穴,慢慢的塞入我的阴茎,看着我的家伙慢慢的被她吞没。接着我左手拽着她右手开始前后抽动起来。
  她左手扒着窗台望着窗外,不住的呻吟着:“哦~~~啊~~啊~~啊!好棒~~好舒服”,“老公~~啊~~好厉害~~啊!”。
  我巴掌扇着她的屁股蛋,说到:“对面的人看到你这个淫像,估计会一边打飞机的”。
  “哦!~~啊~~啊~~他们不会认出来的”。
  她穿着棕色长靴的双腿分开,靴子又细又高的跟使她整个人向前倾俯,裙子被别在腰间,俯在窗户上翘着屁股,样子真是性感至极。我欣赏着我的肉棒在她穿着丝袜和丁字裤的股间进进出出,突然她的手机响了,说实话当时真是吓到了,呵呵。
  “喂!陈总啊”我双手抱住她的腰,有一下没一下的操着她,看着她接电话。
  “我在楼上仓库盘点呢”
  “上个月的报表?”。我的动作很轻很慢,是怕她暴露了。
  “对啊!~”她嘴上边回答着我们老板,但自己屁股居然开始猛烈的前后运动,真是够淫荡的。
  见状我也不用客气了,我抓着她的腰使劲往后方带,同时身体拼命向前挺。
  “啊~~什么?~~啊~~那我等会~去查一下~~”,她努力的维持着自然的语气,不让老板在电话里察觉到异样。
  “啊~~我会~和姜总那边~解释的~~啊~嗯!~~好的~~”。
  我加速猛烈的抽动着,“那~那先这样~~~我这边~结束了~~~嗯~等会回复您~~~”,说着她便把电话给挂了,老实说还是蛮紧张的,她发出的浪叫声不小。
  “你怎么把电话挂了啊,你这个小淫娃”。
  “噢~~噢~~受~受不了了~~啊!”。
  “被操着的时候接电话是什么感觉啊?”
  “啊~~刺~~刺激~~~啊~~~啊~~啊!”。
  太骚了,平常却是如此端庄。我双手伸过去拉着她两只小臂,把她向后拉,她稍仰着上身双腿并拢,使她身体的节奏都在我的控制之下,我疯狂的加快抽插的速度,“啪啪啪啪啪啪啪”。“噢~~噢~~啊~噢~不行了~~啊!”,她像是要哭出来一样的大叫着,我屏住呼吸一股做气,浑身肌肉紧缩,接着大脑猛然间一片空白,一股暖流倾泻而出。她的身体不住的颤抖着。完事后,我用纸巾帮她擦拭着。
  “丝袜都被你撕破了”
  “没事,那位置你把裙子放下来人家又看不到,穿丁字裤做真是方便啊哈哈?”
  “刚开始觉得嘞的很紧,不过穿习惯了感觉和没穿一样舒服,呵呵,都舍不得脱下来了,你们男的就是色,都喜欢看女生穿丁字裤”
  “废话,看到你的骚样我都要喷鼻血了,以前你就穿过这样的丁字裤?”
  “哪有!是前段时间我在网上买了几条,以前叶凡林买过几条蕾丝的让我穿,我都没穿,蕾丝的穿起来很不舒服,而且样子很恶心”
  “那你现在为什么喜欢穿?”
  “呵呵,我喜欢穿棉纶或氨纶的,很贴身”
  “那还是我的面子喽,哈哈”
  实际上我觉得是她越来越骚了。
  三,再见了,叶子
  老婆经历过大三痛苦的一年后,仍然无法忘记与叶凡林的恋情。我曾经在她的邮箱中看到过一些男生给她发的求爱表白的邮件,有一篇是她初中同学写给她的,大致内容就是那个男生知道她与叶凡林分手了,很痛苦。他说了一些宽慰她的话,而之后一大段都是在说其实自己之前也非常喜欢她,但是因为性格比较腼腆又一直不好意思向她表白,问她现在可不可以给他一个机会,他会努力让她幸福。说白了就是想趁虚而入呗,老婆告诉我,说这个男生其实是她真正的初恋,那时两个人都懵懵懂懂,但关系比较暧昧,除了接吻,还有一次他为老婆过生日,接吻时那男生手不停的隔着衣服揉她的乳房。就没有更进一步的身体接触了,老婆说这个男生傻乎乎的,她都懒得回复他,因为他发给老婆的那封邮件最后一句话这么写到: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我们试一试。哈哈哈!我都差点笑喷了。
  毕业后她没急着开始找工作,而是拼命想忘记脑海里叶凡林的影子。于是她做了一个非常傻的决定,背着家人去相亲。对方姓薛,是个比她大七岁的车行老板,条件非常优越。在深圳开了自己的车行。她说当时根本就什么也没考虑,只是想尽快找个人嫁了,好让自己尽快忘记姓叶的。就跟着人家离开老家去了深圳,到了那边后,薛给了她几千块钱零花,让她自己去逛逛街买买衣服什么的,因为他工作比较忙,要晚上才回来,他走后老婆一个人在深圳的大街上闲逛,人生地不熟,也没有一个朋友,脑子里全是她和姓叶的过往回忆。天气很闷热,走着走着就忍不住哭了,于是就跑去网吧上网找以前要好的闺蜜聊天。到了晚上,薛回来了就拉着她去西餐厅吃西餐去了,她说她现在甚至回忆不起吃了什么,就知道她当时边吃边流着泪,也不知后来怎么回去睡着的。半夜的时候,她感觉一阵一阵的透不过来气,睁眼才发现姓薛的正压在她身上俯着身大口含着她的一只乳房。她的睡衣被解开了,她根本无力挣扎,就这么晕乎乎的被人家玩弄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发现她自己已被翻了个身,平趴着,她从床边的镜子里看到,姓薛的骑在她大腿根上双手掐着她的屁股,不断的操着她,她被实实的压在下面呻吟着。我问她:你还叫床了啊?她说不知怎么回事虽然不情愿,当时半梦半醒但的确有一种强烈的性欲,感觉整个人都是软绵绵的,不过很舒服一点没有想到和叶凡林之间的事。后来也不知他做了多久,再醒过来时已是天亮上午十点多了,外面下着小雨,房间空荡荡的又剩下她一个人。听到老婆说这些伤感的往事的时候,真觉得她很让人揪心。
  她整理好衣物,写了一封字条,把它用杯子压在那几千元钱上,就踏上了前往杭州的路。筱惠的邮箱里有一篇邮件,便是薛在那之后写给她的,大致内容是他已深深爱上了她,问她为何不辞而别,他无法离开她,希望她看到这封信时能回心转意,回到他的身边,他会给她幸福的。我看他最多只能给她性福。筱惠之所以到杭州是因为她的闺蜜给她介绍的。她那位闺蜜曾经工作过的一个茶楼,我看过她空间里有那地方的照片,是个很优雅很有格调的茶楼,古色古香的三层小木屋,还有一个小小的庭院,里面种植着铁树,竹子,还有垂柳和一些花卉。老婆内心的伤多半也是在那养好的。
  片段3:回味的沙县小吃
  由于租的房子条件不是太好,我们公司和对面塑料厂的外地员工大多都在这条街上租的房子,我们部门领导介绍我来这边的,当时是我一个人,而且租金便宜所以就租下了这间房,只有一个单间,和卫生间。空间到还算大,只是墙壁是三合板钉的,比较薄。经常能听到隔壁塑料厂的那五个家伙打呼噜。呵呵,想到我和她做爱的时候基本就没听到过那帮家伙打呼噜。我估计他们都竖着耳朵听着筱惠叫床呢。而最近,她的内裤、丝袜经常掉。因为没有阳台,窗户外边晾晒衣物的挂钩又勾不住衣架,风稍微大一点就会把衣物吹掉。所以我们都把衣服凉在楼道楼梯口那边,房间窗户那只用来晾被子。楼梯那边的窗子很大,半个上午的阳光晒的到,但是最近我们下班回来她去收衣服发现她的内裤和丝袜经常会没了。我们和房东说过这个事,但房东舍不得像单身公寓那样花钱装监控设备。
  居然自己在楼顶盯着楼梯晒衣服的地方,盯了好几个晚上,你也不得不佩服这房东如此敬业。不过并没有抓住那偷筱惠内裤的人,昨晚晾出去的内衣,今天早上还在,下午下班回来又没了。估计是白天大家去上班了小偷才下手的。她气愤的问我男人偷女人内衣干什么用?难道用来自己穿,说大学时听过有女生经常被偷内衣这样操蛋的事,小偷也没抓到。我说,没准真有恋物癖的男人偷去自己穿吧,她接着又说:那么小的内裤,还有丁字裤他也能穿?我说:也许用来打飞机吧。老婆顿时脸红起来,哈哈哈,样子看起来好傻,像个小孩。我拉着她回到房间,数数前前后后被偷去了七条内裤了,还有三双丝袜。有几天下雨洗了没干,结果一下被偷了四条内裤一双丝袜,楼上楼下租客大多都是男性,所以房东抓不到那贼也是正常的,加上隔壁那五个活宝打呼噜老婆也受不了,我们决定还是换个地方住。
  刚好明天是休息日,我们打算去找找更合适的房间,单身公寓大多空间小,不过设施齐全,居民房可以自己做饭,但多大都是公共卫生间,想洗鸳鸯浴又不方便,而且治安都不是很好。老婆洗过澡,用大的发夹别着长发,穿了个大体恤在衣橱的屉子里拿了双白色的船袜,就坐在电脑前的椅子上穿袜子,说上网看看有没有条件合适的居民房,因为她想我给她做饭吃。我也冲了个凉,把她洗的衣服拿去外面晾,反正打算搬走了,总不会这么倒霉吧,接着回到房间关上门,然后在裤袋里拿个根烟,就趴在窗台上抽烟,她不让我在房间里抽,说我是在烧窑而我把她当砖头来熏。我只能把脖子尽力的伸出窗子然后吃力的吸上几口,呵呵。半下午的天色慢慢变暗,估计是要下雨了,回头看着她坐在电脑前的背影,她坐着屈着膝脚丫子放在椅子上,风扇吹着风抚过她的衣摆和发梢,薄薄的长体恤被她屁股坐着印出嵌入她股沟的橙色丁字裤,我心动了,我悄悄走到她身后,双手一把握住她的乳房,她:啊!的一声惊叫起来,“哇!好舒服啊,怎么可以这么柔软”。她没戴奶罩,我和她开起玩笑来。
  “吓死我了,真讨厌,人家在聊天呢”
  “谁啊?”
  “……额,杭州的那位朋友”
  “又是那个在杭州操过你的半夜鬼来电,摄影师阿木先生吧?”,我们同居后我发现有几次她这位朋友半夜3、4点给她打电话。其他的后面会提。
  “…他…问我最近怎么样呢”
  “哦!那你怎么说?我看看”,“晕!你连被别人偷了内裤这样的事也和人家说啊!”
  “……朋友聊天嘛…又没什么”
  “注意影响哦,金筱惠同志”,“ [ ? 那要小心点,看样子你住的地方不是很安全,尽快换个地方住吧 ? ] ? ?哇,这家伙还蛮关心你嘛!”,“怕什么,怕你被偷内裤色狼OOXX了啊!”
  “切!现在我不是有你了嘛,你不是吃草的吧,哈哈”
  我边揉着她的双乳说到:“会不会是你叫床声刺激到了这栋楼里的哪个男的,人家操不到你,只好偷你的内裤拿去自慰了”。
  “啊~~好痒,放手啦!~~啊!”
  “谁看到你这么骚的样子都会受不了的,估计这楼里想上你的人很多哦”,我双手隔着她薄薄的衣服握住她乳房用食指按住两只乳头不停的转动着。
  “嗯~~嗯~~啊!~我~~又没去勾引~他们~~啊!”
  “人家天天可听着你叫床打飞机哦!”
  “啊~~啊~~~啊~~老~老公!”,我顺着她娇嫩肩吻上颈然后用嘴巴舌头在她耳后舔吸。
  “想不想被鸡巴操啊?”我用言语挑逗着她。
  “啊~~啊~~老公~~”。
  听着她如此淫荡的娇喘,我裤裆里都硬了,不由分说立马推起她身子,脱掉大短裤,然后坐到椅子上去。把她的体恤下摆向上卷,拉开她的丁字裤用龟头摸索着进入的位置。
  “啊~~!”
  “哇,筱惠,你里面都这么湿润啦!”。
  “啊~~啊~~好舒服~~”,她穿着船袜的双脚踩在我脚上,两手撑着椅子的扶手,身体开始上下做起活塞运动了,我双手伸进她的衣服,掏住她那对不住摇晃的奶子,肆意的将她们揉捏成各种形状,然后揪着她的乳头向外拉弹着。
  “啊~~~啊~~”。真是太骚了。
  “嘟…嘟…嘟”,“嘟…嘟…嘟”,我侧身一看,电脑屏幕上弹出来视频通话的抖动窗口。
  “看看是谁啊?”
  “啊~~~啊~管他是谁~~”。
  “估计是你的阿木,人家看你半天不说话发视频过来了吧”。
  “啊~~~”
  她仰着头亢奋的转动着细腰扭动着屁股一个劲的套着我的肉棒转。“啊~~好厉害~~~啊~~~啊!”
  “嘟…嘟…嘟”“嘟…嘟…嘟”,“给别人回复下吧,不然都没完没了了”。
  她不耐烦的俯过身子敲起键盘,我双手贴着她半月似的臀部外侧把玩着,在她的大腿内外来回抚摸,闻着她身体的香味。她敲完字双手握住扶手又开始大幅度的前后扭动起来。
  “哦~~哦~~~啊~~老公~~我们去床上吧”
  她的爱液顺着大腿和我的阴茎向下涌动,都沾湿我的大腿,刚准备起身,“嘟…嘟…嘟”“嘟…嘟…嘟”,这家伙还真是没完没了了,我侧过身凑近看,老婆回复到:[ 现在不方便接视频 ]多一个字没有,这阿木真乃一块朽木,太木了。怎么就这么实在呢,这回发语音通话过来了。“接吧,不然他跟我们没完”,“啊~~啊~~表!~不理他~~”,这回我可没理她,按住鼠标就点了接受,拿过桌上的耳机就夹到她头上。
  “啊~~喂!~~~哦~~没~~还没吃呢~~”
  “哦~~这样啊~~~”
  “恩~~~是的~~~我~~我刚洗了澡”
  “没穿~~~衣服呢~~~呵呵~~啊~~”
  “哈哈~~不是哦~~~~~~”
  “~~~~~不~好吧~~~呵呵~~”
  “你真能装啊!筱惠”她坐在我身上发着浪,嘴吧却在和别的男人聊着天。真是太淫荡了,我握住她的腰,用力的使她的屁股在我的阴茎上来回转动,一边观察着她的反应。真不知阿木如果知道现在和他正聊着天的女人,下半身正塞着男人的肉棒不停扭动,他会是什么反应。
  “啊~~嗯~~嗯~~嗯~~嗳~~嗳!”她开始捂住嘴,避免被对方听到,然后一手撑住桌子,咬住嘴唇努力的不叫出声。另一只手居然报复性的伸过来在我小臂上掐了一下,估计都要被她掐青了,我故意放慢了转动的节奏,好让她适应。
  “恩~恩~~~~~~~~在听呢~~”
  “是的呢~~~~气死我了~~~~”
  “恩~~~”“明天~~~会去~看看”
  “还~没有呢~~~~~啊~~”
  “还好吧~~~我胆子比较大嘛~~~嘿嘿~~”
  “恩~~~我~我会~~~啊~~哦~~~”
  “没~没事~~~~就~就是~身体~~~~~~啊~~不太~~舒服~~~啊~~~老~~”我推起她,站起身,掀起她衣服下摆拽着她丁字裤的裤裆,双手掐住她的腰从后面猛烈的抽送着:“啪啪啪啪啪”。
  “还装,还装,身体怎么不舒服了”她根本没来的及反应几乎都失语了,一边说着一边回过头来用淫荡的表情看着我,然后一手把耳机拿下来丢在键盘上,另一只手撑着桌子,“老公~~~~噢~~~噢~~~噢~~受~不了了~~~”。
  “你太骚了,阿木肯定听到你的浪叫了”,
  “老公~~~~用力~~~哦~~哦~~哦~~!”她屁股主动的配合着我阴茎抽送的节奏,淫水都弄湿了我的阴毛。
  当时突然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我也许该去健身了,不然怕是以后满足不了她。看到她这么发春的样子,我差点就控制不住射了。
  于是,我再次以我要“喝水”的名义要回到床上。而实际上是为了能喘口气,呵呵。我跳到床上平躺着要她跪坐到我脸上,她明显是有点因为被中途打断而有些不爽,拉着丁字裤一屁股使劲坐在我脸上,一手扶着床头一手将丁字裤的裆部拉开,双腿夹紧我的头,腰部疯狂的扭动着使下体在我的嘴巴上前后摩擦。开始我简直要被她弄窒息了,鼻子下巴上沾满了她的爱液。
  “啊~~~啊~~~~啊~~~嗯~~”我用手托着她的腰部伸出舌头品尝着她的味道,任她的阴唇在上面来回摩擦。酸酸的,有点她用的玫琳凯沐浴露的味道。我让她蹲着我帮她舔一舔屁眼,她的肛门很可爱,小小的玫红色菊花,看起来很干净很美味,她那地方还没被男人的阴茎开发过,不过好几次我和她聊到过肛交的时候她都很有兴趣,还问我是不是要用先浣肠。估计是和叶凡林看片子的时候看到的。我用舌尖拨弄着她的屁眼,然后问她什么感觉,她一个劲的哦哦啊啊说痒,哈哈哈,真是太可爱了。
  玩的差不多了,我拍拍她,问她接下来什么姿势,她嘴角上扬坏坏的一笑,脱掉衣服和丁字裤趴在床上头对着床尾,我坐起来突然发现,哇操!居然搞了半天窗帘忘了拉上,更想不到的是对面居民楼楼顶,正有一男的撑在楼顶的水泥围栏上往我们这看,心里突然开始紧张起来,也不知道那人时什么时候开始看的,瞬间浇灭了我的淫妻欲,差点吓的老子阳痿。“老公,怎么啦?快点嘛”,筱惠摇晃着屁股看着我。算了,现在去拉窗帘难免扫了性,还感觉很糗。装作不知道,就让他继续欣赏吧。我握着家伙在筱惠阴唇上来回蹭,马上就恢复了硬度。“要进来喽”。
  “啊~~~~~”
  “刚才阿木又和你说什么啊?”我看看电脑,语音通话的内容已经关闭了,没准打飞机去了。
  “啊~~啊!~她问我~~~是不是内~衣都被偷了~~~啊~~没内衣穿~”
  “就这个啊?”我猛的一下插进去。
  “噢!~~他说~~~啊~~想看~我裸体的样子~~”
  “你喜欢被别的男人看着你被鸡巴操吧”
  “噢~~~噢~~~噢~~~” ? ? “喜~喜欢~~~~老公的~~~我都喜欢~~~噢~~~老公~~用力~~~”
  如此淫荡我已经无法形容了,我突然觉得被对面的那偷窥男看着筱惠被操,有种莫名其妙的刺激感。我加大抽插的动作和力度。
  “噢~~~~噢~~噢~~噢~~好~好厉害~”
  水真的好多,每次插入到最顶端筱惠的阴道就发出放屁一样的声音,我的胯部碰撞着她的臀部,啪啪啪啪啪啪。声音太让人陶醉了。我按下她的背,让她平趴下去双腿并拢,然后跪在她大腿根上掰开她的股沟看着阴茎把她阴道外侧的皮带进带出,真是无比的视觉冲击。
  “噢~~噢~~噢~~哦!”
  “阿木用这个姿势干过你吗?”
  “噢~~~干~~~干过~~~~噢~~”
  “真是个淫娃”
  “老公的~~~淫娃~~~噢~~噢~!”
  我双腿夹紧她将她双手背在屁股上用左手抓着,右手中指伸到她的肛门口来回拨弄。玩了一会沾了点她的爱液就慢慢的插入她的肛门里,她的双手用力握着我的左手手指。我的右手中指便随着阴茎抽动的节奏跟着一起抽插。
  “这样玩过没有?”
  “啊~~~啊~~啊~~”“好厉害~~要化了”,“老公~~~噢~~~噢~~~我~~不行了~~~”
  “啊~~~要~~要来了~~~噢~~噢~~”她开始尖叫起来。
  我屏住呼吸,加快的剧烈前后抽插,她整个人都被我顶着在床上前后摆动。肛门内不住的收缩着夹着我的中指,刹那间听到她“啊~~~~”的一声尖叫,我脑顿时一片空白,感觉到精液不断的顺着尿道口注入她的阴道内。片刻后我抽出家伙趴在她屁股上向右边窗外看去,那偷窥男果然还愣在那里,只是水泥围栏挡着,不知道那家伙是不是在猛撸。呵呵。
  突然外面楼道传来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听到房东的叫骂声,我马上起身拾起地上的沙滩大短裤床上,老婆也坐起来穿衣服。我连忙跳过去开门想看看怎么回事,门一开便看到房东揪这一楼沙县小吃老板的侄子往我们门口走来。
  原来筱惠的内裤和丝袜都是这小子偷的,真是可恶。这小子才十七,他二舅说这小子在老家不愿意读书,尽调皮捣蛋惹是生非,他妈托付他二舅把他从福建带到这边店里来帮忙,居然干出这样的事。平时我们都经常在一楼沙县吃蒸饺,喝瓦罐汤。看他都还蛮老实的。那天晚上他二舅请了我们和房东在他店里吃饭,意思就不用多说了,反正我俩已决定要搬了,就随他了。当然,内裤是没敢要回来了,哈哈。
本页地址: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壹鍵關閉漂浮廣告 |Av天堂資源發布站提供 | 获取本站永久域名-下载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