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有899篇AV小说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看着何沅君坐在自己身边,李虎侧眼打量了一下,这何沅君果然不愧是金老笔下出的美女,比之李莫愁要好看许多,弯弯的眉毛下,一双迷人丹凤眼,眼角还带着一颗黑痣,圆乎乎的笑脸上,两团小酒窝,更可心的是她有着一口洁白的牙齿,两颗小虎牙笑着便会可爱的露出来。
  怪不得陆展元不要李莫愁也要和她结婚生子,哪个男人看到这类漂亮女子会不心动。
  “虎哥,一直看着我干嘛?”
  何沅君扭头看着李虎的眼神,爽朗一笑道。
  李虎摇了摇头,轻声道:“你很像一个人。”
  何沅君一怔,疑惑道:“像谁?”
  “恕我冒犯,你很像我的一个亡妻。”
  李虎眼神飘忽之间,望着远处,一脸的惆怅,好像他说的是真的似的。
  何沅君微微一愣,指着下面轻声道:“下面那个不是你的妻子吗?”
  李虎点头道:“是,但是我的妻子又何止她一个。”
  “哦,很正常嘛,男人三妻四妾太普遍了。”
  何沅君依旧很爽朗的说道。
  似乎李虎的花心,在她看来就是男人的本分,乃是天经地义之事。
  “往事不提也罢,沅君妹子,你和你娘,为何出来卖艺谋生呢?”
  李虎反客为主,开始了对何沅君的身世大检查。
  何沅君像是和李虎早就相识,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通,李虎听着就犹如天桥下说书的,何沅君到底什么脾气他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小女子看起来很好上手。
  果然是没有了记忆,何沅君不知道自己为何叫这个名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武功,按她话说,就是自从记事,便跟随武三娘一起到处卖艺赚钱。
  似乎讲到了动情处,何沅君眼角滑落了一滴眼泪,李虎伸手轻轻替她抹掉,顺着她脸颊一直到下巴,却没有要拿开手的意思,何沅君脸一红,羞怯的躲开了。
  “呵呵,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何沅君笑呵呵的说道。
  李虎尴尬的收回手,也笑了笑,说:“没事。”
  沉默了片刻,两人同时张口,却都没有说话,这时武三娘走到院中,回头看着房顶得两人喊道:“君儿,下来了。”
  何沅君冲着李虎眨了眨眼,俏皮得一笑,从屋顶轻落了下去,李虎也随之落到院中,笑看着沐浴完的武三娘。
  “给你添麻烦了。”
  武三娘躬身说道。
  李虎忙伸手扶着她的手臂,笑道:“这算什么,都是江湖人,何必在乎这些礼节。”
  武三娘直起身,李虎才得已真正的打量她的面颊,与之初见的蓬头垢面相比,现在的武三娘,则是一个大家闺秀,挽起的长发很是飘逸的斜梳一旁,白洁得脸蛋,俊俏的五官,那张厚厚的嘴唇也是很有看点。
  “夫君,怎么样?眼前一亮吧。”
  冯蘅从屋里走出来,欢笑着走到李虎身边。
  李虎故作不懂道:“什么眼前一亮?”
  冯蘅指了指面前的母女,笑道:“当然是她们娘俩了。”
  “呵呵,蘅姐见笑了,我与我娘为了行走方便,所以才把自己打扮这么丑的。”
  何沅君笑着解释道。
  李虎嗯了一声,夸赞道:“是啊,沅君和武大姐的容貌着实令人着迷,行走江湖,这番打扮出去,到哪都会引起骚动啊。”
  说着四人都大笑了起来,毫无睡意的四人一直聊到三更天,何沅君第一个跑回屋躺着去了,冯蘅也逛累了,不在熬夜彻聊,起身招呼着武三娘进屋歇息。
  武三娘也起身,说道:“一起睡吧,天都快亮了。”
  三人回屋,因为隔壁就是她们娘俩,李虎和冯蘅也只能平躺共眠,不知睡了多久,李虎听到轻微的竹门声响,他看了看身边的冯蘅,睡的很香。
  来到竹门前,果然闪开了一条缝,李虎想了想,轻开门走了出去,屋外的天还是很黑,到处都不见光亮,唯一有的就是远处不时响起的布谷鸟叫声。
  就在这时,李虎听到一股很清澈的水声,从竹屋后传来,他的听力很灵敏,身形一跃,李虎翻过竹屋,向前窜出十几米远,刚要继续向前,却见前面一树后闪出了一个人影。
  “是谁?”
  李虎出声低喝道,人也随之窜了过去。
  那人躲在树后,娇声呼道:“别过来,是我。”
  刚到树后的李虎停下脚步,疑惑道:“武三娘。”
  “是我……我有些内急,所以才出来找个地方想方便一下。”
  武三娘吞吞吐吐的说着。
  李虎暗笑,一个女人要在男人面前说出这些话来,可以想象武三娘此时的脸上,一定是晕红无比了。
  “这里晚上常有野兽出没,你自己出来,我实在担心,完了没?”
  李虎很正人君子的站在树后说道。
  武三娘迟疑了半晌,才说道:“还没……”
  李虎直接说道:“那就继续吧,我不会偷看的。”
  “……”
  武三娘一阵无语,这个男人也太关心自己了,可是这样的关心,她宁可不要,在一个男人身后小解,那是多么丢人的一件事情,但是人有三急,她本就只洒出一点,还憋着没敢全部洒出。
  一咬牙,武三娘蹲下身,只听嗤嗤的水声又响了起来,李虎站在那一动未动,女人尿尿他见过多了,并没有什么新鲜的,但是这武三娘可是个新鲜的女人,如此机会怎能放过。
  许久,只听武三娘舒服的喘了口气,待她从树后出来时,李虎看到的是一身单薄纱裙着身的妖冶美妇人,月光的映衬下,武三娘披散的长发更具妩媚的侧遮半面,娇艳欲滴的脸蛋,晕红的煞是好看。
  抬头憋了一眼李虎,武三娘柔声道:“谢谢。”
  看她要走,李虎却急忙喊道:“三娘,你可有睡意?”
  三娘,被一个男人如此亲昵得喊出,她油然心动了一下,多少年来,没有接触过男人的她,心底似乎被什么牵绊住了脚步。
  “不困。”
  武三娘轻声道,话出口,却不知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回答男人的问话。
  李虎走到她身边,拉起她的手笑道:“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武三娘被李虎拉扯,连拒绝的话还没出口,顿觉脚下一轻,整个人竟然被李虎携着飞了起来,她虽没有这么好的轻功,但是却看得出李虎的轻功到底有多强,连连踩着树叶,身形便可犹如青燕般急速向前飞行,这等功力,没个几十年,怎能到此地步。
  眨眼间两人已身在一个石平台上,李虎看着这自己打造的两界传送台,开启了屏障机关,滚滚天雷如瀑布般就在眼前,李虎轻声道:“三娘,回身看看。”
  武三娘这才睁开眼,回身一看,整个人吓得向后退了两步,李虎连忙拉住她的手,笑道:“没事的,这些天雷不伤人。”
  碗底粗细的雷电,一道道的从天上劈下,武三娘见过雷电天,但是这群雷齐劈下的震撼场景,却是她第一次所见,而身边的男人,仿若与这些天雷有沟通渠道一般,竟用手去抓雷电,而且丝毫不受损伤。
  “三娘,这叫天雷瀑布,好看吗?”
  李虎拉着她靠近天雷,笑着问道。
  武三娘点了点头,轻声嗯道:“好看,很壮观,这里是哪里,怎么会有如此奇景?”
  浑然不觉自己的手被李虎握着,武三娘对这天雷来源,产生了偌大的好奇心。
  “奇迹吧,只能称之为奇迹,素有九阳在天,亦有水中弯月,那这天雷瀑布,也不足为奇了。”
  李虎侧眼瞅着武三娘薄衫下的圣女峰,若隐若现间,可看见两颗暗色的粉尖凸起。
  “好美的奇景。”
  武三娘由衷的感叹道,双眼盯着天雷瀑布。
  李虎伸手揽住了她的腰肢,身子贴在她身后,轻声道:“天雷在美,也没三娘美。”
  武三娘一怔,扭捏的抗拒着李虎的怀抱,却没有他的力气大,只得娇呼道:“你是有妻之人,怎能对我这样。”
  对着她的耳垂吹了口气,李虎认真道:“因为你很美,所以我想霸占你,让你成我的老婆,不要再去江湖卖艺。”
  感受到腰间的双手在往小腹以下探去,武三娘急道:“可是我们还不熟悉。”
  嘴上说着,但是武三娘心底却有一股悸动,躁动多年的心,一下被点燃了。
  被翻转身体的武三娘,脸上娇羞无比的红意,李虎炙热的眼神盯着她,朗声道:“三娘,我要你。”
  他像是发了疯一样的撕扯掉武三娘身上的薄纱裙,果然如李虎所想,武三娘除了一件薄纱裙,里面竟然空空如也,她双手护住圣女峰,却护不住下面袒露出的小穴。
  娇羞、又有些愤怒的眼神,从武三娘眼中射出,她没想到,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会对自己这般强横。
  “你真是上天赐予我的,美人。”
  李虎浑身一震,身上衣袍尽数撕裂变回粉屑。
  那胯间昂起表露青筋的凶器直对着武三娘,她娇喊一声,忙捂住眼,不想去看。
  李虎拉下她的手,嬉笑道:“三娘,喜欢它对吧,做我的女人,你就可以整日整夜享受它的服侍。”
  武三娘羞怯道:“李虎,你这么做,让人家……人家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还要什么准备,我早就看出你对我有意,在镇中递给你金锭时,你看我的眼神,都被我看在眼里。”
  李虎揽住她的腰,让两人的赤体紧紧贴在了一起。
  “你……”
  武三娘抬头凝视着李虎,他竟然看透了自己的心思。
  从他递给自己金锭时,武三娘就对他有了好感,但是也只是想象一下,自己若是有这样贴心的夫君多好,没想到现在男人就在面前,她却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李虎。
  “什么都不要说了,有这滚滚天雷作证,我李虎愿娶武三娘为妻,若有违誓言,便遭受万雷轰顶,不得……”
  唔唔从李虎嘴中发出,武三娘的玉手堵住了他要发毒誓的嘴。
  凝视着这个初次见面的男人,武三娘柔声道:“我相信你说的话是真的。”
  拉开她的手,李虎霸道的搂住她的脖颈,深深的朝她那厚厚的嘴唇亲吻了上去,一吸一吻间,两人如胶似漆怀抱的更紧。
  许久的亲吻,两人唇分,武三娘急促呼吸着,却见李虎跪了下来,他得两手将武三娘大腿分开,用手指将肥厚可爱的阴唇掰往两边,将舌头伸入肥嫩丰满的、粉红色的、溢满蜜汁的阴户内搅动,吸食着流出来的花蜜。
  武三娘没想到李虎竟会来这招,感受着湿滑又灵巧舌头,在自己敏感的下体,百无禁忌的舔吮逗弄,武三娘哪受到过这种刺激,阴核凸起,两边阴唇因充血而向左右微微张开,濡滑的花蜜溢满了整个阴户,发出淫靡的光泽,似乎为迎接阳具的插入而作好了准备。
  被李虎的舌头挑逗着小穴,武三娘身躯不停的抖颤,内心淫欲的本性被彻底的激发了出来,小穴传来阵阵的快感,她不住地挺起屁股,希望李虎的舌头能更深入阴户内,口中无法抑制的不断发出诱人的伸吟声:“啊……啊……虎弟……我的好夫君……快些给我……啊……给我……快……”
  嘴上呻吟着,她得双手则用力的抚摸着、压迫着自已的两团大乳房。
  李虎抬起头,望着粉脸胀得通红的武三娘笑道:“你要我给你什么?快说呀。”
  “快……给我……吧……啊……”
  “快说,要我给你什么?说呀……”
  李虎好不容易有了占有她的机会,又怎能不好好调教她一番。
  “给……我……我要……你的……阳具……插进来……给……我……”
  这时李虎站起身,将武三娘的一条腿抬了起来,巨大的阳具沾了些武三娘小穴里冒出的淫液,顺利地插入了她流满淫液的小穴之中。
  “嗯……嗯……啊……好舒服……”
  武三娘的小穴被李虎巨大的阳具一插入去,那份充实感使到阴道一张一合的痉挛起来,阴壁受到阳具的磨擦刺激,淫液马上涌出,快感立至,忍不住心内发出了低沉的伸吟声。
  李虎用阳具不断地在武三娘的小穴中抽插捣弄,每一下的冲刺,都使到小穴内发出“噗叽噗叽”的声音。虽然武三娘已非处女,但阴道仍是非常的紧窄,阴璧炽热湿润,吸吮着李虎的阳具,每次的抽插,都带来无可言喻的快感。
  阳具传来了阵阵的快感,李虎不禁性欲狂发,不断地用力冲刺着武三娘的小穴。
  每一下的撞击,都使到武三娘雪白的豪乳上下左右的跌荡着,李虎的手伸上去紧抓这双迷人的豪乳抚弄着,用口含着乳尖,舌头不断的舔吮着凸起的乳头。
  欲仙欲死的感觉,令武三娘不由全身如抽筋一样的痉挛,不停的颤抖,淫液如黄河决堤般的涌出,高潮一浪接一浪的,阴户内感受着阳具带来的快感,耳边听着李虎淫语,淫贱的本性一下子激发了出来。
  “好……好……插死我……我……我要……夫君的阳具……每天都插入我的小穴里……哦……我要死……死……了……”
  看着武三娘的反应,李虎的性欲更高涨,他将武三娘翻过身来背对自己,只见淫液已浸湿了整个屁股,将阳具又插入小穴之中,猛烈的抽插不停。
  两人变换着不同的姿势,交合了许久,武三娘第三波高潮来临时,李虎才将精液射进了她的小穴里。
  躺在地上的武三娘闭着眼睛还不住地在喘气,感受着小穴里滚烫的男人精液,回味着刚才交合得欢愉滋味。
  李虎也躺在她身边,双手玩弄着她那对娇美的豪乳,望着她那淫荡的表情,不禁心里也十分满足。
  夜风呼啸,竹屋前李虎拥着美人武三娘野战刚归,因为衣物被撕扯,三娘只得光身,李虎让她等候,人已飘身远去,不到半会,李虎在回,手中已多了两件衣裳。
  “这衣服可是我们耍杂技穿的,要是被沅君看到,岂不要询问我。”
  武三娘低声道。
  李虎轻声笑道:“无妨,你就说出去方便,衣服被扯了。”
  武三娘白了一眼李虎,娇真道:“哼,要是你老婆起疑心,可不要把我供出来,不然我可没脸见人了。”
  见她扭身进屋,李虎伸手在她翘股上拍了一下,惹得武三娘回头妩媚一笑,故意摆了摆翘股,眼睛一勾,人已开门走了进去。
  在外等了片刻,李虎才进屋,刚躺下,身边的冯蘅伸手揽住他的手臂,咬着耳朵问道:“夫君,刚才去哪了?”
  “闹肚子。”
  李虎轻声道。
  冯蘅娇声又问道:“那三娘呢?”
  “她也闹肚子。”
  李虎脱口而出道,说出去便后悔了。
  冯蘅抬头看着李虎,责怪道:“好啊,背着我出去干什么了,如实交代。”
  嘴上说着,冯蘅鼻子立刻贴着李虎的脖颈细细嗅了起来。
  好一会才说道:“女人的香味,哼。”
  怕她越说越气,李虎忙搂住她小声道:“蘅儿,有事明天说。”
  双手在她身上一阵抚撩,冯蘅立刻扭身背着李虎,娇真道:“别惹我了,别被人听到笑话。”
  翌日清晨,李虎起了个大早,或许是累了,武三娘并未起床,见冯蘅和何沅君在一起准备早饭,李虎一到跟前,何沅君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眼李虎,转身一声不吭的进了屋。
  “她怎么了?”
  李虎问道。
  冯蘅白了李虎一眼,说道:“还不是你昨晚出去闹肚子,三娘也出去了,她不放心她娘自己去方便,就跟了出去,结果没找到人,回来跟我一说,你又正巧不在,她能不怀疑才怪。”
  李虎蹲下身,帮着冯蘅烧火,轻声笑问道:“怀疑什么?”
  “还要我讲明白嘛,别以为我什么都看不出来,昨晚你准没干什么好事。”
  冯蘅撅嘴气道,但是她的生气却让李虎看出,她似乎并不很关心自己和武三娘到底做了什么。
  心中一横,反正自己多少妻子,日后冯蘅还是会知道,早交代总比晚交代好,欺骗总不是长久的好办法。
  “蘅儿,我和三娘确实在一起,她和我什么都做了,而且她还答应,做我的老婆,和你一起分享我。”
  李虎看着灶中火焰,一口气说道。
  冯蘅只是一怔,回头埋怨道:“那也得找个好时候,让人家担心,要是你跟她远走高飞,留我一人要怎么办。”
  见冯蘅眼中落泪,李虎忙起身安慰道:“蘅儿,我李虎怎是那薄情寡义之人,若是我真有离你而去之心,愿遭天谴。”
  “谁让你乱发誓了,哼,我又没怪你偷吃。”
  冯蘅嗔怪道。
  搂着冯蘅一阵狂吻,李虎笑道:“还是老婆好。”
  冯蘅娇红的脸蛋显出妩媚,娇声问道:“那是她身材好,还是人家身材好。”
  “各有千秋。”
  李虎直接说道。
  他的回答并没让冯蘅生气,冯蘅反而点头道:“这才是我的好夫君。”
  “咳咳……”
  一阵咳嗽让抱在一起的两人分了开。
  竹屋前,武三娘和何沅君站在一起,武三娘则是眼盯着李虎,笑着调侃道:“你们倒是如胶似漆,令人羡慕。”
  冯蘅不甘示弱的看着武三娘笑道:“三娘昨晚是不是累了,今天可起的很晚啊。”
  听她话中有话,两个女人相视一笑,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笑声中彻底消散了。
  吃过早饭,武三娘三人要告辞,李虎颇多挽留的话语,但是她执意要走,留也留不住,只叹一晚香艳,就此别过。
  “夫君,我在这山上住厌烦了。”
  望着远去的马车,冯蘅轻声说道。
  李虎一愣:“老婆的意思是?”
  冯蘅转身边走边说道:“快收拾东西吧,不然赶不上她们了。”
  “娘,我一直想问你的,昨晚你出去真是闹肚子了?”
  马车上,何沅君狐疑的看着武三娘问道。
  武三娘点了点头笑道:“是啊,为娘难道还说谎不成。”
  何沅君皱眉道:“可是昨晚李虎也闹肚子,你们可是前后脚走的,又前后脚回来的。”
  心头一震,武三娘暗骂自己的疏忽大意,原来何沅君睡觉是假装的,她一直都知道自己离开,又多久回来的,但是却没在山上问出来,可见何沅君是心知肚明。
  “为娘不想解释什么。”
  武三娘眺望远处,叹气道。
  何沅君却拉着她的手,柔声道:“如果让他做我的义父,我就当吃点亏了。”
  “呵呵,可是人家不会放弃家庭的。”
  武三娘苦笑道。
  一路无话,马车一路绝尘的赶路,眼前不远,一座深入云霄得大山挡着去路,武三娘对着前面赶车的徒弟喊道:“小四,绕路吧,前面是大山。”
  赶车小四回头说道:“师父,到山脚绕着走,天晚了还能打点野食烤着吃。”
  “好吧。”
  武三娘嗯了一声。
  天色渐渐暗淡,马车行到山脚时,天已全黑了下来,四下并无村镇,三人只得下马搭棚休息,早就习惯了漂泊在外,搭棚野宿,并不是什么难事。
  升起柴火,三人围着篝火吃着所备的干粮,刚吃饱喝足,小四起身说道:“师父,师姐,我去方便一下。”
  “别跑太远,小心被狼叼了去。”
  何沅君开着玩笑道。
  小四嗯了声,朝着林子跑了过去,时间转瞬即逝,两人在此坐了许久,却久等不见小四回来,武三娘起身担心道:“小四,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娘,别乱说,小四武功不在我之下,能出什么事。”
  何沅君也站了起来,嘴上说着,心里却疑惑,就算大解,也该回来了。
  就在两人眺望林中之时,却见林中突兀的闪出几道身影,快如闪电的朝自己这边袭来,一看对方十来人,武三娘和何沅君立刻向后退去,想去马车上取武器,人还未跑出几步,已被十来人团团围住。
  “哈哈,这么晚两位小娘子哪里去啊?”
  一个粗狂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两人回身一看,一个腰宽高大、满脸胡渣的丑陋男人站在人前,他的背上挟着一把板斧,一看就是凶煞之人。
  武三娘轻声道:“我们路过这里,在此休息一晚。”
  丑陋男人仰头大笑道:“此处哪是休息之所,两位若是不嫌弃,还不如上我的逍遥宫去休息。”
  “谢了,我们可没那闲工夫。”
  何沅君没好气的说道。
  “大哥,她们不从,我们何不把她们捆起来,就像刚才捆那小子一样。”
  一个小喽啰叫喊道。
  武三娘沉声问道:“你们把我徒弟怎么了?”
  丑陋男人指了指自己背后的板斧,狂笑道:“被我大卸八块了。”
  “你该死……”
  何沅君出声喝道,撩起腿就像丑陋男人的下巴踢去。
  脚到了近前,只见丑陋男人未出手,他身后小喽啰却闪出一个,伸手拉住了何沅君的脚脖,刚要往回拉,却听他惨烈的吼叫了一声,人连连向后退去。
  再看何沅君的脚上,却只留下了一只手,而在她身后,一着白衣的男人,搂住了何沅君的细腰,手一挥,打掉了那只断手。
  “这女人的脚,岂是人人都可乱碰的。”
  何沅君惊讶的回头看着身后之人,武三娘更是出声喊道:“夫君……”
  “夫君……”
  何沅君喃喃重复了一句。
  眼前男人靠近她小声道:“叫这么早,日后在叫也不迟啊。”
  “李虎,他们杀了小四,你快替我师弟报仇。”
  何沅君也懒得和他争辩,脸一红娇声喝道。
  眼前出现的男人正是李虎,其实在她们刚走,李虎就和冯蘅在后尾随,只是不愿冯蘅太累,所以两人慢了些,却不曾想,三人会遭遇悍匪,那赶车的虽和李虎没什么关系,但是丧命于此,也够可怜的。
  丑陋男人回头看着地上不知是死是活的小弟,看着白衣男人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坏我好事。”
  李虎侧眼冷冷看着他,说道:“你是聋子?没听见这两美人唤我夫君。”
  “哼,管你们什么关系,给我上。”
  丑陋男人一声令下。
  十来个悍匪全都围圈攻了上来,齐齐亮出武器,杀气冲天,但是他们冲上来的快,飞出去的却更快,在丑陋男人和武三娘与何沅君眼中,李虎似乎动都未动,但是那些人却已全都命丧黄泉,一命呜呼倒在了地上。
  一脸森然的看着李虎,丑陋男人吓得抽出板斧,往后退着说道:“你别过来,我这板斧可不长眼,刚才那小子就被我这板斧卸成了七八块。”
  他不说倒好,一说之下,李虎气的更甚,杀人就杀人,还要说出人死的惨状,他身形未动,只是脚突然一踢,也不见什么暗器,丑陋男人的额头却被击出了一个血窟窿,人睁着双眼向后仰倒了下去。
  杀人只是一瞬间,武三娘和何沅君从没见过如此高手,若是他早来一些,小四也不会惨死了,但是所幸两人没事,这倒是不幸中的万幸。
  “我来迟了,不然小四不会出事。”
  李虎一脸黯然道。
  何沅君安慰道:“不是你的错,是我们的错,如果听你们的话,留在山上再一晚,或许就不会碰上这群贼人了。”
  武三娘走过来,躬身道:“谢谢你搭救我们娘俩。”
  “与我还要如此客气嘛。”
  李虎伸手拉住她冰凉的手,轻声道。
  就在这时,马车后的冯蘅走了出来,说道:“是啊,都是一家人,还是夫君明见,带我追来,不然酿成大错了。”
  闲说了几句,也找不到小四的尸首埋葬,此时又是夜深,李虎便拉着马车,带三女远离了这些悍匪的尸体,到了山脚,在搭棚子安睡,一夜平安,但是武三娘和何沅君却全无睡意,与李虎畅谈了一夜。
  何沅君暗暗对李虎有了几分好感,眼神几次偷偷看向李虎,虽然明知这个男人和自己的义母已有夫妻之实,但是她却更想,如果自己和李虎好上了,那和义母武三娘关系岂不是更微妙了。
本页地址: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壹鍵關閉漂浮廣告 |Av天堂資源發布站提供 | 获取本站永久域名-下载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