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有960篇AV小说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那年冬天,长期虐待责打我的丈夫忽然去世了。听到这晴天霹雳的消息,我拉开了窗帘,看见下雪了,树木和小池塘都被玉屑般的雪轻轻埋葬。我并没有哭,甚至没有露出痛苦的表情,丈夫的死讯也只是轻轻地落在我的心上。
  面对公婆略带质疑的目光,我也不太理解自己为何这样,对老公的逝世却感到悲伤到无语。过了几天,我和公婆、阿姨、婶婶一起去祭拜老公的坟。出门之前,婆婆对我说:「要记得哭。」我以为到了坟前,我一定能哭得声泪俱下,结果,当我看着那茫茫苍苍的一片雪布下盖着的那数不清的坟头时,我不知该如何调动自己的感情,我觉得很怪异。就像一个歌手失了声,因为我向来是很爱哭的。
  回家的路上,雪已渐渐融化了。「融化」,多麽温暖的词语,彷佛春暖花开,又似冰释前嫌,但是,下雪不冷,化雪最冷。站在家门口,我周围的雪在散发着冷香,它们在松动,颓落,我的心绪却那麽平静哀伤,比雪更甚。但是回首望到婆家个个含霜的脸孔,我知道这场雪会更「冷」,只是来得太早了些了。
  婆家众人认为我是寡情女子,但是谁能了解我内心深处的悲痛?我曾与先夫这男人相遇擦撞,火花燃起即知错了,他打我,我仍然听话。他疯疯癫癫,生活虚无、靡烂,然而,他的毁灭性的虐待狂,对我成了至命吸力。我几近耽溺,想看自己能坠落多深。正如尼采所说:「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如今,他离去啦,婆家个个脸上含霜对我敌意的表情如一股难以自禁的寒流袭击了我,让我一步也动弹不得。
  我就站在林间小路中,在几堆小小的果子旁,重拾起那些回忆,是关於先夫的。断断续续有苦有乐,我将他的音容笑貌一缕一缕收起。眼泪一行一行溢出,就像倒茶的人没有注意到已经满了的茶杯。本该在那年冬天就流的泪,在我心里不声不响地藏了至今。本该在那年冬天就化尽的那场雪,直到今天,天天遭受婆家欺凌,我才真正触到自己内心深处深深的冷意。
  也许就为了悲伤极点而无泪,先夫过世后隔天,婆婆认为我是无情之人而摆明要姐姐出丑啦,马上贬入厨房后要负责婆家大大小小二十多人饭菜,竟然没留下一点像样衣裤给我遮身掩丑!姐姐祗得赤了身子裸露玉体套上件薄薄旧睡衣,二个奶头如小红枣般地翘着看了一清二楚!婆婆丢了件男人四角内裤却也遮掩不在跨间黑撮撮的阴毛春光!
  大脚套了双小二号木屐板,姐拚命把一双大脚顶上白嫩嫩的五个脚趾头塞挤进木屐板透明胶带里,而艳丽的脚踝裸露在外活像个小白肉粽,肥大屁股可得要夹紧走路,一不留意就会滑了一跤,跌了屁股着地!姐姐勾了双小木屐板「呱哒、呱哒」走进厨房,差不多一步一泪。唉,面对厨房好大一堆食材要处里,不由二行清泪暗自泊泊淌流下来啦!事实上,姐姐是一个很难得的轻熟女啊,道地的村姑大妞样儿,白嫩丰腴娇艳,丰满的面颊,深黑的眼眉斜飞入鬓,蕴着英气蕴藏敢爱敢恨任性欢喜就好的性格。小巧红唇像石榴花汁浓得要滴要滴的,蘸一下未始不会染指成丹。
  我的笑容最采烂见於形,可掬可爱,魅态横生毫不含糊,娇憨得尚有青春鲜烈的五官恭整,娥眉皓齿,天生一双迷迷媚眼配上二条湾湾秀眉,很是美艳动人,虽然年过四十,但无论从外貌还是身材看上去都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熟透的女人,端庄、娴淑、优雅散发出来的高贵气质不是一般熟女能媲美的,说起姐的体型呀,在众女人中可属最标致,最顶标的!高挑肉感身裁,三围34,28,37. 如今虽然到了徐娘半老年纪,肢体依然匀称,肉肉翘臀,脸型是有一点的日本人与韩国人混合形像,一站立在众女人堆里,似乎只剩我的脸孔其他女人都失色不见了。我的皮肤非常的细嫩雪白,手指,脚丫子也白白净净。姐就是特爱,特护养自己37号半美艳大脚和白玉雕般的白嫩脚趾头,脚趾甲剪了尖尖的,涂着透明光亮趾甲油,嫩白大脚板总搽点香水,好诱人,好迷人哪,可惜如今大脚祗有木屐板可穿!
  姐常把如瀑布般的秀发扎成一束马尾,斜斜高高的甩在脑后,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少妇和人妻韵味,在女人堆一站,只见姐姐的美艳熟女其他女人仿佛都暗淡无光啦。唉,熟淑女难﹐做浪女更难﹐由贵气淑女被逼转贬成浪女加难啊难﹔面对婆家男人无情肏进姐的逼﹐乳头被抠一摸加狠扭﹐当下惹了姐心骚痒难安﹔岂图往後来有善报?先生走啦,洗尽铅华但天生丽质,一个细皮嫩肉的寡妇姐姐住在婆家,真的是活了苦不堪言,面对目前悲凄潦倒,浑浑噩噩日子境遇,姐感到好绝望哪!
  自从煮饭烧菜由我打点后,姐姐天天累了二腿发软,浑身乏力,而我这个小寡妇「天未光、狗未吠」就要从破旧沙发垫上爬起来,准备二十多人饭菜!婆婆规定极其严格,中国菜的烹调也繁琐不堪,煎炒煮炸熬炖焖蒸,腌渍泡淋风冷冻霜,溜滑烫川烤爆烧卤…各项手法有所不同形,味有所其变,烹法,形味一不到位就等了挨婆婆打吧。
  而我是不能上大桌吃饭,只能等公婆,妯娌及叔舅等十多人吃饱,把剩菜剩饭收一收,拿到灶脚蹲了来吃。每天醒来之後,感觉犹如被狠狠地强暴了,世界变得好灰郁,它就像我全部人生,我曾经做过和努力过的事都失去了意义。
  它变得如此没意义,没办法找到任何理由向前走,姐姐活像一只小母狗在被人欺凌的世界中争札着。
  姐虽是村姑,但好歹也读过北大几年书呀,如今年纪渐大却逃不出婆婆如来佛的手掌心,煮完一大桌菜又得挨婆家男人无情的欺凌。姐也明白折磨女人是件很令人激奋给力的事情,尤其是对拥有三分韵味,嫞懒成熟,有点上了年纪的熟女厨娘的我,的确会激人提起精神来。事实上姐对自己的要求很严格,是个「相夫教子」的好女人;现实中姐的厨娘生活充满着汗水、挫折、伤痛,以及筋疲力尽,殚精竭虑对付人与事,对付变态男人凌虐狠肏,被残暴制裁,忍耐一切的受辱,只能摆演成任人宰割的不敢反抗的乖女人啊。
  「哎哟喂噢,喔唷,啊呀呀……哎哟喂噢,吓死我啦!你这是想要把我怎么样啊?」,姐不由得在厨房惊恐地娇吟出声来………,正当姐姐正在洗菜时,不时拿出身旁小方巾擦拭一下挽夹起的马尾发下後颈的汗水,突然感到身後有股灼热的呼气,瞬间吓了激涨了姐全身的血液沸腾发抖……回身望去,哎,又是那无聊丑陋的公公,想来揩姐的油。姐明显惊吓失落的表情而使公公心虚起来,硬挤了一丝笑容问:「干吗嘛?你好忙哦。」,凝视了姐姐,好色公公趋前从后面熊抱住我,我的大奶一下就被捉逮个正着!
  姐设法微微挣脱着说:「你干嘛啦!天好热啊,我在忙哟,你就别闹了啊。快快放手唷!」公公却并不放手,手缓缓向上抚摸着,沿了乳线触及姐姐的奶头,他的双手不停地贪恋地在我那富有弹性的乳房身上游移着,一面轻搓我的奶子一面笑着在我耳边说:「别闹?!你想不听话啦?!不想活啦?!要好好煮饭呀!不然婆婆就会卖掉你这个无情无义的小寡妇去作婊子啦。但是你又能干又漂亮,我真舍不得噢,卖掉你我可就没法肏你啦,肏你可不知道我是哪世修来的福气啊!」长长指甲抠进我的奶头,使命扭转,「听不听我话呀!?」,姐姐不由轻声娇呼一声道「好痛噢!哦,我不敢不听您的话呀!」。奶头被抠了翘硬起来、疼痛之外,还阵阵酸麻更是难忍阵阵奇痒!
  丑陋肥脸公公说话时呼出的浓重热气和口臭,令我感到无限的厌烦作呕,一转身想躲开,见到那张憨憨但好色到近乎愚蠢下流的胖脸,姐姐好生厌恶,心想这样的守寡可不是在爬一道道的坡、过一道道的坎(指难题)吗?忍了捏奶头的痛苦和酸麻不禁轻叹一声「唉。啊呀!」,公公一把扯下姐姐的四角内裤,露出了雪白的大屁股,他脑海浮现姐姐妩媚的容颜、诱人的身材,公公用双手从背后托着姐的大腿根部,将姐姐的阴道口对准自己半直立的阴茎,然后往下一按一沉,这样阴茎就胡乱地插进了姐姐那娇嫩的阴道中!
  姐感到好无奈,也好无助耶,所谓天下有二难;登天难,求人更难。天下有二苦;黄莲苦,贫穷更苦。天下有二险;江湖险,人心更险。天下有二薄;春冰薄,人情更薄。知其难;守其苦;测其险;忍其薄,其言真不假。「大脚婆,一面洗菜,一边自己扭动吧,要骚点带劲!加快点浪叫哦!……要给力点噢!」,姐姐害怕用发抖的声音回答,「是,是,大脚婆听话给您爽啦……嗯嗯。」,我的奶头就捏在他的指间,随时会掐下,姐是不敢一点点的反抗,他以前打我打了好凶狠哦,打我的下阴耶,用木棍插姐的屄,正真是揪心的害怕,姐害怕得要命耶。
  他的暴行呀,说也说不完。这时他半硬不软的阴茎插入后,公公并不动,而是叫姐姐自己扭动屁股。姐是知道公公精力有限,不得不翘高白嫩的屁股,淫荡的扭动着自己的丰臀,嘴中伊伊呀呀哼叫配合着,但手还是不能停、洗啊洗着水槽内蔬菜。婆家人都似乎疯啦,犹如森林在起火,我像一只可怜的小鸟扑翅灭火,天神质疑小鸟有何力量灭火?我说,只因曾寓此山,心有不忍,「我爱亡夫,也只是心有不忍才待在婆家这儿啊!」。
  过了一会,公公开始上下「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地前后拱动髋部,他一边有节奏的拱动一边把姐姐的双腿、屁股往两边的侧后方高高分开,让他低头可以欣赏他和姐姐生殖器官夹在姐姐肥白屁股缝内的交合位那诱人的菊花洞。「嗯…哼……嗯……哦…哦……嗯…哼……啊哟哟,啊哟喂哦!」,刚开始姐还不出声,被公公顶了一会儿后呻吟声渐渐大起来了,先还是娇声细气的,像弱女子婉转承欢不胜雨露的那种无奈,到后来呻吟就低下去,听得出是熟女被迫与不爱的人交合,却不由自主被奸得如小母野猫般春情勃发,淫荡细语声里透出无限的无奈,无奈中又不乏淫荡的声音。不知道阴道泄了没有,但是这呻吟却的确进一步激起了男人们的欲望和性慾「嗯……哦……啊……啊……我……不行了……求求你……大爷,就放过我吧,饶命啊,饶了大脚的小屄吧!
  ……哼……啊哟哟喂啊!」,公公用力的耸动着屁股,狠狠的干着身下不停痛苦淫叫着的少妇,他根本不懂怜香惜玉。公公连续的快乐的折磨着姐,一心想要姐的达到高潮,看姐的狼狈样子,而姐姐一边洗菜,一边迎合抽送!踮在地上的白嫩大脚显示出微微抽筋的样子,雪白脚趾用力的翘起屈握在一起,看着姐的玉体嫩肉微微颤动,尤其是雪白肥隆的玉臀随着插弄的摇摆,高耸柔嫩的乳房不住的摇晃,和那媚眼微眯的迷人眼神,那种熟女骚淫毕露,妖冶迷人的样子,更是使公公魂飞魄散,欲火炽热的高烧着。本来半硬不软的家伙也越来越硬啦,他肯定吃了药来干姐姐的啦!
  但是就算吃药来干姐姐,我心想我也可应付得了,公公畀竟年老啦,东西又不大,姐又想着,再玩我,干我,自忖有一天会誏你快乐的在姐姐身上升天啦!不由翘起屁股猛烈摇晃。折腾了好几十分钟,公公终于癈斓在姐姐的背上依依不舍的拔出离开姐的身体,姐倒在湿透的厨房水槽边,彷佛气力完全被公公给吸收殆尽,明明已经无法动弹了,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打颤起来……才被他肏一次耶,大家都说轻松写意的做爱,怎麽姐姐会这麽狼狈?……当姐姐意识到自己在被做了些什麽的时候,已经羞愧的跪了下来。
  遥望厨房天花板上方,一道又一道朦胧的橙红色光芒在我眼前不断扩大、拓展,逐渐融合成一个我熟悉的圆。
  我闭起眼睛,感受那微弱的温暖将我慢慢包裹起来;几乎无法再移动半寸的身体里,有什麽似乎永远的崩解失去了,那是守寡的贞烈!而却又有些什麽,缓慢的开始了新生,姐姐明白那是情慾!又望了湿漉漉的下体和狼狈不堪水槽内蔬菜,那是现实!顺手理理水槽,同时拿了小方巾匆匆擦拭自己刚被肏过的下体的淫水,姐姐对守寡的骨感人生心中真是充满百感交集!
  经此公公一番折腾看看时间已近正午,一个人赶忙在厨房与锅碗缠斗,为了准时开饭打发这一、二十人的吃食,马不停蹄生火炒菜炖汤,而这几天那老汉,他是婆婆的亲戚,先夫以前的佣人来帮忙买买菜,买些杂物就是不肯帮我买盐,饭菜端出缺了些盐,菜味和汤味儿当然就淡了些,婆婆大发雷霆,公公反脸就不认人,反手就是一耳光,打了姐姐欲哭无泪!「饭都烧不好,去当婊子算了吧!看我怎么处理你这大脚婊子啊!你除了挨操外,你还会做什么啊?」唉,一灶脚容不下二妇,婆婆对姐姐发飚叫嚣着!
  「我没法呀!是大叔忘了买盐啊。」姐无可奈何的辩解着。
  婆婆立即走上前抬手又一个耳光,打得姐姐一个踉跄。她口里骂道:「你什麽?还有理?还敢犟嘴?怪东怪西就不怪自己!卖去作婊子算啦!明天就卖掉你!」婆婆又喝了一声,「臭大脚,给我剥下裤子、光了屁股跪下!」可奈何地拉下破旧的四角旧内裤光了个肥臀夹了腿,然后大脚『咔哒‘一声抛开了木屐,赤裸了下体缓缓地双脚内八字跪在了地上。裸露了一双大脚板目光下垂,微微温顺发抖挺着上身,等待着责骂挨打吧。因为姐姐自己个性保守,不是淫荡人尽可妇的淫娃;阿谀撒娇,迎奉拍马也学不会;所以经常被公婆挨揍,看来今天讨这体罚是躲不过去了,而且是如恶狠狠毒辣虐待的大阵仗!
  「自己说!该怎麽惩罚你这婊子!?」婆婆从凳子上缓缓站了起来。
  姐姐好羞辱地跪在地上,紧紧用纤长手指遮挡着下隂细缝,臀部紧绷,躲避公公好色贪婪的的目光,我知道今天难逃一劫折磨,心中忐忑不安低头不语。
  「大脚婊子!问你话呢?没听见是不是?」公公看我不说话不由得大怒。中国有句古话,正人先正己。公公自身行为腐败不正,劣迹斑斑,有何资格对我说三道四?
  「没有呀!……求求您哎……就饶了我吧?」我吓的苦苦哀求。
  「饶了你,菜都煮不好,有那么便宜吗?!去!快把腿分开。」婆婆恶狠狠的对我说,用手捞了下我的阴埠。
  「怎么粘糊糊地,脏死人啦!有没有沾到菜里?」,我哀怨的看了婆婆一眼,殊不知她捞到的是她老公,我的公公刚刚留在我逼内的精液!我现在只能光了肥臀顺从地跪在地上张开双腿。婆婆现在不知葫芦里埋了什么药来修理我?
  只见她将胡椒粉,大蒜汁,又夹了几片老姜,挤了汁调入四川陈记辣椒酱碗里,斯里慢条的搅着!
  姐姐光了屁股羞得浑身发烫颤抖,玉手紧紧的拥护着自己柔嫩的下体,发了抖跪都跪不起来啦,悲伤的呜呜抽咽起来。但对于有些人来言,我的无助的模样只能增加些凌虐亢奋,「来,来,来,这碗辣酱擦擦这臭骚屄屄心和屁眼,来道《辣椒酱呛大屄》治治你!」,姐一听婆婆这话,当时紧张得快要漏出屎尿喽,吓了魂儿都飞上天了!
  婆婆又加些四川辣椒酱,半瓶倒入胡椒粉,用筷子调着,像打蛋汁般的打了「呱、呱、呱!」作响,而姐姐的心中更是忐忑不安,每搅打一声,我的心就一紧,真是揪心愁煞人呀!姐的粉脸泛白而大脚底频频冒冷汗,心想四十多岁的熟女还得跟小学生般挨体罚,上天可真捉弄人哪!婆婆将整碗四川辣椒酱加了胡椒粉和大蒜汁就往姐屄上抹,手指还抠入我的屁眼!姐惨嚎一声!这酷刑可真是又痛又麻又辣又骚痒直到姐下体隂道和直肠深处,「G 」点和屁眼马上呛得发烫发骚发辣,呛了姐姐狠狠抖动,身子虚脱了直发抖,逼内怪难受特骚痒啦,眼泪鼻涕都呛了辣出来了,一边不停咳嗽,一边娇声惨叫,一边扭动争扎。
  但下体也往往禁不住骚浪痛痒不停,淫水滴滴而下。婆婆又一阵好狠的挖抠姐的小尻,将四川辣椒酱整碗挖进阴道深处内!姐辛苦的连连抖动身子,似乎高潮叠起但又泄不出来,憋了快发癫发疯了!这活可真难干。婆婆指尖剥开姐的肛门和隂蒂,好像尿口也挑开,又加抹了些四川辣椒酱,犹如同烈火燃烧下隂,尿道壁的嫩肉呛了像鱼嘴一样的开不停;姐活到四十多岁可头一遭尝这味人间酷刑啊!搞得我面无人色,真是的真好好没人道,此刻姐的痛苦让我的口中发出一种非人的惨嚎,「啊……救……命……停下来……啊……会死人的ㄟ……妈啊!啊唷喂哦!好痛苦唉!我的屄要骚焦啦!」!姐姐痛苦万状的挣扎想站起,无奈肥白大屁股一扭又癈然i 倒下!却让在场男人陷入兴奋起来!姐惨叫道「不要唷!……不敢了呀!……我再也不敢了呀!我会煮好饭菜啊……贱屄听话啊!……我……求求你……饶了我吧!……嗷啊!!……我的屄啊!啊唷喂哦!……辣死我啦!。啊!……哎哟……我快死啦……好大爷,饶…饶了贱屄的臭大脚的逼吧!」姐的惨叫声回荡在厨房里,这声音让任何人听了都会感到心悸。
  但是肯定是辣椒涂屄太刺激,这时觉得大阴唇屄肉一热,屄心一紧,尿口一张,一泡骚尿就不禁迸将出来。由于姐挨呛后是满地打滚,两脚不停悬空腾踢,两个白嫩的大脚底板朝天,所以这一大泡热尿让大家看得清清清楚楚,从尿道口射出,向上呈一个弧形后落下,足足飚了好几分钟,美丽的阴唇因为尿液的冲击而扇动不已,屁股和大腿根部剧烈地颤抖着,有些尿液顺着大腿内侧缓缓流下。
  「喔……啊……亲公公……亲婆婆……小媳妇不行了……不能再呛我的逼了……喔……屁眼疼死哦……骚极了……噢哟喂啦……啊……喔……小屁眼要裂了……哎哟……小肉穴好辣哟……亲公公……亲婆婆……噢……啊……小媳妇……小媳妇快受不了了……噢……呛死大脚了……哇哇哇……心肝……整死小婊子了……呛辣死小婊子了……哎哟……啊……亲公公婆婆……哥哥呀……饶了我吧……饶我……不要呛我的逼呀……要停啊……哎哟……天啊……小媳妇又……又要泄精了……噢……啊……要死了……小淫妇要死了……噢……」,呛了姐姐小屄肉穴直流蜜液、娇嫩的小屁眼内流满了白浊的阴精,隐瞒隠约约听到婆婆说:「跟你们说大脚是个十足的淫娃信了吧!我卖她去妓女户,你们就去玩她吧!」,家中男人们都感到特有趣,我撒尿时,就那么一点黑茸茸的淫毛也粘涩了,都被大家看到,连肥屁股蛋子缝内后庭粉红色的痔疮都看了一清二楚,每个男人都不肯放过,翻开看,盯了看,左来看右来看,还想找找看,姐下体有没有长痣呀;都是好淫荡好色的眼神呀,有人说「靠,真闹腾…………婆婆口味够重,就别这么摧残大脚啊。大脚果然带劲啊,这熟女真想干她!!!真牛逼啊!十足淫猫呀!」;男人看得姐姐感觉非常糗,非常不好意思的。
  辣椒酱混了尿液和浪水、阴精红红黄黄白白溢了满地,姐姐可恨死这不知羞耻游戯,毫无人性的凌虐!玩弄姐到这地步,姐好呕气哦,真想狠狠一个鹘子翻身逃离飞走哦!「这大脚真是臭骚屄啊,是来劲哦!今天敢撒尿,再打一顿,大力挖啊,多加点胡椒粉吧,抠啊……」,公公意由未尽想继续尽情凌辱我!姐姐啃硬骨头为公婆家先夫两肋插刀守着寡,公婆不喝采却来摧残姐,可正是大千世界形形色色,叹人性难测诡异。正是庐山烟雨浙江潮,非欲仙欲死走过,方得尝人生不堪回首的况味呀……姐姐明白在婆家守寡这就要不断爬坡过坎、攻坚克难。这必然伴随着调整的阵痛、成长的烦恼。希望彩虹能出现在风雨之后。姐心中只能惦着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只要我锲而不舍忍着,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就会有解脱的一天啊。
  第二章熟女姐姐作厨娘被下人老汉欺凌
  这道《辣椒酱呛大屄》几乎把我折磨整死了!辣椒酱呛入屄内是很震撼刺激的教训。姐再也没有一点勇气反抗啦,害怕婆婆再用辣椒来擦我的屄,这是正真揪心的害怕噢。姐希望人们多用一点恻隐之心和同情心对待我这乖乖熟女;而我,为了生存,尽心尽力如女奴一般谦卑以对,努力作个听话不敢反抗的熟女乖厨娘,煮菜烧饭逆来顺受去服侍公婆这家人,虽然年纪已不饶我了呀,仍是全力以赴。
  可是寡妇门前真是是非多哪,日头火辣辣地,我在厨房全身都被汗水浸透了,那件薄薄的碎花上衣紧紧地贴在我的身上,将整个酥胸轮廓完美地勾勒出来。两个坚挺的奶头紧紧地顶住衣服,在衣服上翘顶起了两个明显的凸点。
  我抬起头擦了把汗,将粘在额头的几缕秀发向后拢了拢,甩了甩马尾,继续弯下腰去煮饭烧炒菜,而丰腴的屁股高高地撅了起来,紧贴在身上的四角内裤勒的紧紧地,两片屁股中间的那道沟被紧紧地裤子勒的更加的凹陷!而帮忙买菜,买些杂物的老汉,他是先夫以前的当差佣人也常来欺负姐姐!他进了厨房就借故突袭摸姐一把,我得罪不起他啊,上次就为了厨房中缺了些盐,菜味就淡了些,姐姐因此就被狠狠上了刑,我是要他配合支持啊!
  这天老汉在厨房中兴趣来了,对浑身香汗淋漓,亵衣贴身的我说,「大脚啊,我该叫你「夫人」,「老板娘」还是「小浪屄」,「贱妇」,「破鞋」,「淫猫」呢?来来来,不要动,贱妇,誏我叼叼你的骚屄大奶子喽。」,「大脚老板娘,往后,我只会买一丁儿盐,你可要誏我叼叼你的骚屄大奶子喽,老板娘的屄要骚骚打开挨我操,这样我才不会忘了给盐哦!」。很诡谲的气氛,老汉的话犹如五雷轰顶,在守寡中被婆家肆意凌虐的时光,我的自尊与情感也微小了,但这细小如蚤的痛苦,却咬啮并斵伤我的仅剩青春。先夫离开就是我生活屏障的结束时。我身心俱创!呀,想不到这下人尽然要用盐来威胁恐赫我!
  啊,姐忍了口心中怒气,停下工作,抛脱下了木屐板,赤了一双光大脚,解开上衣露出半裸酥胸和身体,心中明白自己这一对大奶今天可难逃一劫啦,祗能温顺地说「哦!老……爷子,你爱叫我啥,你就叫我啥吧,喏,吃呗!
  吃贱妇吧!……啊……哦……我的大奶在这儿哪!大脚啊不动呀,就誏您叼叼我的大奶子呗,吃个够喽。」,老汉一口就叼住了我的粉红小乳头,狠命地吸着,他捉了姐一对白嫩大奶,在二手摸索下,姐不由一阵冷颤,好象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一下又大口咬住整个大奶,姐姐下体淫水滴答,不能自制。乳头咬红咬肿了,奶也被挠了好痛;姐卑贱地讨饶恳求他就别再叼我的大奶!
  这时姐姐全身冷颤连连,那屄内骚水已潺潺流下,流尽湿透了下体,不由得嗯嗯啊啊地叫嗨起来啦,奶头涨了,翘在哪儿跳啊抖啊的,老汉依然是用力叼噬了姐的结实但柔软的大奶,拚命地舔呀!拚命地吸呀!他也毫无人性拚命地的偢捏我的奶头,掐着姐小奶头不放。姐的乳头让人捏抠得好涨好疼,微蹙睫毛喘息,一双玉臂搁在鬓发两侧,娇艳的乳尖被整了流了一层薄薄的奶汁,小屄翕阿翕的褂了一丝骚水,玉手轻轻的摸了自己被整惨的又痛又麻的乳头和大奶…我不得不淫荡轻轻地扭动着上身,使劲想避开那粗糙的大手,这时姐的意志彻底垮了,也祗能认命了,只希望这一切早点结束吧!
  姐奶子被狠得咬,心中也惶惶不安,扑通扑通的跳着,厨房人进人出怕人看到啊!可是发现一股热流突然从下体肉缝中涌出,温热的液体痒痒的从白嫩的大腿根流下,眼看要滑下来。一急之下,姐「哼呀,啊哟」的哀鸣一声,夹着大腿跪坐在地上。为了躲过这屈辱掐奶子酷刑,我低下头心中已经怕出来,帮他掏出那玩意儿,对方向前一伸,便将龟头塞到姐姐嘴边,粗鲁地拉着姐的头发,「给我舐,否则我便打死你!」迫於无奈,姐惟有张开嘴巴,但樱桃小嘴,如何吞得下这条庞然巨物!单是龟头几乎已塞爆了嘴。可是老汊没有理会,将阳具硬向姐姐的口内塞进去,还未到一半,经已顶到喉咙,姐姐眼泪直标,但对方却开始抽送,而且不住加剧,这时姐姐就像被人用大肉肠插入胃一般辛苦。过了不久,为了满足对方需要,姐姐轻轻吐出这庞然巨物,缓缓跪下伸出薄薄粉嫩的舌片,用舌尖轻轻的舔着龟头上的马眼。
  「哈……抬起头!贱妇!老板娘……让我……看着你淫荡的表情舔马眼……这骚货贱妇,老板娘!我是有花堪折直须折,不会莫待无花空折枝呀。」,老汉又说,「贱妇!听说是一口好屄靓屄噢啊!」,无奈姐用舌尖磨啊磨的,老汉爽得很,享受的哼哼如无赖一般说着:「对!……贱妇!老板娘!要骚点带劲!」,「贱妇!大脚婆,来,再发点骚,叼叼这儿。你对老夫可要你轻灵如蛇、温顺如鸽子舔啊!」。唉,年纪不饶我了,但自知尚存三五分姿色,期望还可以应付一下。心中暗想,姐好歹也嫁给这老汉主子,如今,爱人走啦,祗能翘了高聋白嫩屁股,要服侍去叼这不知几天没洗这臭下人老汉的下体,真是又羞又恼哦!
  但不得不应道,「贱妇大脚婆知道啦,会好好给力发骚,叼叼大爷的,让爷舒服的。」,而每当姐靠近时,一股浓浓腥臊味直扑灌鼻而来!只好安慰自己,胖的人圆,瘦的人扁,世间风水是轮流转;昨天咱是这方他是那方,今天他是这方咱是那方,人生起起落落,吃点亏没有什麽了不起,姐香香小嘴要叼,要啃又要吸这老汉的下体也不用太伤心,这不得不作啊。别忘了嚣张整我总无落魄来得久,高贵的眼泪就别在这种现实里流吧,因为不值得啊!
  想开些吧,忍着点儿,就像一人划独木舟,在汪洋大海中一切得靠毅力和对希望的拥抱前进。
  如今,姐祗能说如今像一条下贱的母狗,吞下委屈,连忙使劲点着头说:「是,是,大脚婆听话给您爽啦啦!
  ……嗯嗯。大脚发点骚,叼叼您这儿让您舒服,我就逗您乐啦!。」。害羞使我动作有些迟缓。姐姐看见老汉吃了春药的庞然巨物大家伙,经已由心中怕出来,但对方向前一伸,便将龟头塞到姐的嘴边粗鲁地拉着姐姐头发:「再给我舐,深喉咙吸!否则我便打死你!」,姐迫於无奈,惟有张开嘴巴,但樱桃小嘴,如何吞得下这条庞然巨物!
  单是龟头几乎已塞爆了嘴。可是老汉就又挺使劲地把鸡巴插进我的嘴里,一直顶到我的嗓子眼了,我想咳嗽,可是没咳出来。正当犹豫不决时,白白嫩嫩的屁股上挨了「啪,啪!啪,啪!」好几巴掌,这老汉也敢打我哪,人挪活、树挪死!姐一咬牙,心中忐忑不安,挺起身体,祗见那只粗大的阴茎在我的嘴里,里里外外抽动着,一种特异的冲鼻的臭体味进入我的喉咙和肺里,呛了眼泪与口水又都掉下来了。但有一线下贱的奴性兴奋的快感!强烈的刺激自我的下隂部一波波涌来,淫水又一阵一阵涌出。
  先是混浊然后清澈,先是粘稠然后稀薄,渐渐高潮不止。
本页地址: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壹鍵關閉漂浮廣告 |Av天堂資源發布站提供 | 获取本站永久域名-下载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