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有961篇AV小说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文学

我叫孙莹,今年三十一岁,是一家台资房地产公司的职员,负责写字楼的租售以及物业工作。老公对我很好,真的。我想这世界上再找不到一个象老公这样疼我爱我的人了。
  我们各自有着一份稳定的工作,稳定的收入。让我们的生活够上了温饱。是的,温饱。对此,老公很满足。我呢?我不知道。孩子明年就要上小学了。也就是说,又有一张一万多的账单在等着我们了。唉……自从有了孩子,家里的钱花得便如流水一般。我和老公已经明显感到吃力了。唉……这就是生活吧……他是我们写字楼里的一个客户。从看房、签合同到装修入住。我一直在和他打交道。他给我的印象,就是不招人讨厌。他做事认真仔细,斤斤计较,但从不胡搅蛮缠。这也让我有了比平时更多的耐心,容忍他一次次的讨价还价。
  随着他们公司进驻后,我慢慢发现。他大多数时间是个大大咧咧,却又不乏心机的人。因为没用多少时间,他便与我们公司里楼上楼下,从保安到公卫。从各部门经理到普通职员都混到了「一见如故,相见恨晚」的程度了。
  那天,他给我打电话,说中午请我吃饭。我问他:「有事?」他说:「没事就不能请你吃个饭啊。」我说:「要是没什么事我就不去了,我带饭了。再说我有点累,饭后我想歇一会儿。」他笑着说:「呵呵,来吧,我找你有事。说吧,你想吃什么?」「那,就肯德基吧。」十二点十分,我和他坐在我们大厦二楼的肯德基。
  「说吧,什么事?」
  「这个给你。」他说着递给我一个信封。
  「干嘛?」我看着他,没接。
  「回扣啊。别跟我说不要啊,你做业务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都这样吗。」「我不要,真的。别人怎么样我不管,反正我是从没收过回扣。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别啊,我已经让财务下完帐了。再说,这段时间,你为我的公司跑前跑后的受了不少累,以后肯定也少不了麻烦你,我是发自内心的想谢谢你。」「我说了不要,真的。」「你不会就让我这么一直举着吧?你赶紧接过去,这儿这么多人,万一让你们同事看见了多不好。」他一脸严肃。
  「我看我还是走吧。」我起身。
  「别别……我服了,我错了还不行。」他收起了信封和严肃。
  「说真的,我还真没见过你这样的。该拿的钱都不要。」「什么钱该拿什么钱不该拿,我心里有数。拿了不该拿的钱,我心里不踏实。」「党员。你肯定是党员吧,在下黄弋,虚度三十六个春秋啊。差距啊。这就是差距啊!今后还请孙莹同志多多关照多多栽培哦。」他拉过我的手,不管不顾的握着。好在我对他的这一套把戏早就见怪不怪了。
  「又犯病了哈。你啊,一天到晚没个正经。见了谁都这么贫。」「嘻嘻……我只是见到漂亮小姐才这样。」「哼哼……我算是知道我有多漂亮了。」「什么意思?你好像话里有话啊?」「我昨天可是看见你跟公卫大姐侃得云山雾罩的,逗得公卫大姐眼泪都笑出来了。」「嘿嘿……我那是想跟她套套近乎,回头好把我们楼层弄干净点啊。」「哦,那我就更得加小心了。你跟我套瓷是为了什么啊?」「嗯……这个嘛……」「怎么啦?没词儿了吧。」「你真想知道?好。我吧……其实吧……我还是不说了……我怕你不好意思……哈哈……」「呸!」吃完东西出来,他的手又伸进口袋,看见我皱了眉头,他笑笑,摇摇头说:
  「算啦,不勉强你了。我们算是朋友了吧?」
  「一顿肯德基就想……」我觉得自己的这句话好像有点问题,还好他打断了我。
  「我们可是拉过手的啊,你得对我负责。」
  不等我还嘴,他又一本正经起来「好啦,好啦,不贫了。说真的,有时间来我公司坐坐。你不烦我吧?」这是他今天一中午说得最郑重其事的一句话。
  「不烦」我说。
  一晃几天过去了,他又打电话过来:「孙小姐,我,黄弋。」「你好!黄总。」「什么总,白请你吃肯德基了。叫我黄弋黄哥都行。」〔因为黄弋的名字常被人错念成黄戈。渐渐的,不管老的少的都叫他黄哥(戈)。他也不怎么介意。
  用他的话说「反正我又没吃亏。」〕
  「还是叫黄总吧,朋友归朋友,工作归工作。孙小姐,黄总。这样称呼就很好。」「哦,原来是怪我喊你孙小姐啊。那好,我就喊你小莹?要不……莹……」「打住。你打电话过来不会就是跟我耍贫嘴的吧。」「嘿嘿……你来我这儿一趟吧。」「现在?」「现在。」「……好吧。」
  我放下电话就从我所在的三十九层乘电梯来到他公司所在的二十四层。电梯门一开,却见他走进来站到了我旁边。电梯走走停停,人们进进出出。就这样随着他来到了底下停车场。
  「干嘛?弄得跟……地下党接头儿似的。」(差点儿说「跟偷情似的。」)「还不是让你闹的,上次那么绝情,一点也不给我面子。这回我找了这么个幽僻之所,你要是再拒绝……哼哼……」他用两个手指夹着一张卡片,一抖一抖的向我靠近。那样子,酷似一个流氓手里拿着张裸照在威胁良家妇女。
  「你以为把钱换成了卡我就会收了?」
  「得了,党员同志。你就是想要钱现在也没有了。这是张美容卡,是十六层美容院的何老板送我的。我留着也没用,就想起你了。」「我也用不上的,我从不去美容院的,也很少用化妆品。你还是给需要的人吧。」「行啦,党员同志。您就破一次例吧,我知道您天生丽质,用不着美容。你可以去做做护理,按按摩。你不是中午要歇会儿吗?去那儿躺会儿睡会儿也好啊。」他说着抓过我的手,(我没躲,因为没想躲。)把那张卡拍在我手里。(我手都有点疼了)说真的,我有一些些感动,难得他会记得我午饭后爱歇会儿的习惯。
  「唉……我们党就是被你们这些人给搞乱了。记住,下不为例啊!」后来听美容院的人说,卡是他花四千多买的。还给他是不合适了。我便花了六百多买了条BOOS皮带送给了他。
  第二章 初尝玫瑰
  渐渐的,我们真的成了朋友。可以真正坐在一起说话的朋友。在我面前,他不再是那个油嘴滑舌,没个正经的黄弋,我认识了一个新的,沉稳、成熟、细心、体贴、幽默的黄哥。我常常去他的公司,在他的办公室坐坐、聊聊。他跟我说了很多他的事。
  黄弋大学毕业后没有回到家乡东北,而是留在了天津。为的是和他深爱的女孩在一起。女孩叫叶菲,家在天津,也很爱他。在女孩父母的帮助下,两人开了个小小的复印社。
  从最初只能给人复印证件、学习资料。慢慢发展到制作布标、喷绘、工程晒图,直到成为一家小有名气的广告公司。他俩也结了婚。可婚后的生活却不那么美满。一开始他只是含糊的跟我说,他们在那方面不太……后来,他看我一头雾水的样子,终于又透露了一些。他不能真正的做爱,还有点虐待倾向。婚后两年,叶菲终于跟他离了婚。直到俩人离婚,可以说叶菲还是个处女。
  叶菲离开了公司。她说她只想找个正常的男人,有个正常的家。守着老公、孩子。过正常的生活。黄弋给了她五十万,缩小了公司规模,减少了些业务项目。
  因为叶菲走了,他也失去了继续奋斗的动力。如今已是他们离婚后的第五个年头,叶菲早已经再婚。
  不知不觉认识他已经一年多了,我成了他办公室的常客。偶尔我也会跟他说说我的老公和孩子。也只是偶尔,我怕会刺激他,勾起他的伤心事。他说从他认识叶菲开始,他就再没有过可以倾诉心事的朋友。这么多年,我是唯一一个。
  细想起来,我又何尝不是呢?还好,我有个爱我疼我的老公,有聪明可爱的孩子,有个幸福温暖的家。
  有个问题是我十分好奇却又不好开口问他的。就是他所说的,不能坐爱和虐戴。不能坐爱还好理解,可虐戴,怎么也看不出他会是这样的人。我心里想,看来真是人不可貌相。他是怎么虐待叶菲的呢?会打她吗?一定会吧。那时的他一定会很可怕。离婚时叶菲还是处女哦,那估计黄弋肯定是阳痿喽,一定是的,所以就变态的用虐戴折磨叶菲。唉,叶菲真可怜。其实……黄弋……也挺可怜的。
  这天中午饭后,我又来到他公司坐坐。他公司不大,写字间只有六张桌子,平时只有三四个人在。他的办公室在最里面,用落地的玻璃墙和百叶窗帘与外面隔开。
  他没有秘书,这是从前和叶菲一起时留下的习惯。所以我找他无需通报,他们公司的几个人已跟我很熟。见我来了,冲我笑笑,用眼神示意我,他在。其实,每天这个时候,他一般都会在办公室等我。
  门半开着,我还是敲了敲。
  「进来吧,小莹,这会儿也就你来,客户都是晚上。呵呵,你下班时,我的演出才刚刚开始。唉……」他说着从办公桌后起身。
  一边的茶几上放着一杯绿茶和一杯「花茶」。他指了下那杯「花茶」,「这是特意给你泡的。」「这是什么茶啊?还挺好看的。」他这里常有各种各样的茶,好多都是我没见过甚至没听说过的。
  「是用玫瑰花做的,朋友说叫西班牙玫瑰。不知跟西班牙苍蝇有没有关系。
  呵呵……」他一边说一边看着我笑。
  「挺好的花,怎么扯到苍蝇上去了。」我有些莫名其妙,拿起飘着三片花瓣的直线杯,水有些烫,我喝了一小口就放下了。他象每天一样,把自己陷进了茶几旁的三人沙发里,我则坐在他边上的单人沙发。(这是我的老位置,像个旁听席。)他就那样慵懒的靠着沙发靠背……我看着他,禁不住又开始想,面前这个男人是个性无能?变态?性虐待?唉……我干嘛总这么无聊啊?笨女人,干嘛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我拿起那杯茶又喝了一口。说不清的味道,很好喝,已经不太烫了。三片花瓣这会儿悬在水中,悠然又暧昧的似交错似疏离。就像三片红唇在调情。(天啊,我怎么看着花瓣竟然想到了调情啦?还三个嘴唇,晕。)我急急的喝了一大口,其实并不渴,只是想打断一下自己的胡思乱想。放下杯子,却发现杯子里只剩下两片花瓣了。让我喝了一片?怎么一点也没感觉到呢?不管啦,反正剩下这两片,看着顺眼多了。呵呵……他也一直盯着我的杯子出神,默不做声的像是在想着什么。
  「离婚后,你见过她吗?」我觉得还是说点什么,强过这么不尴不尬的呆着。
  「见过,我常去看她。当然她并不知道。我每次总是远远的。我不想她看到我,不想打扰她的生活。我看见她刚离婚时的落寞,然后看见她去相亲,看着她为婚礼忙碌,然后结婚,然后怀孕生子……我甚至在夜里偷偷跑到她家对面楼顶,用相机偷看偷拍她们做爱……我是不是真的很变态……」(我知道他喜欢摄影,也见过他那些很专业的器材,还有他拍的那些很漂亮的照片。没想到他会去偷拍……)他点了支烟,我看见他的下巴紧绷,夹着烟的手指在微微发抖。他用紧张的眼神有点心虚的看着我。好像在向我坦白,就好像他偷拍的是我。
  看着他,我真不知该说什么。觉得他这样不好,但似乎有没有妨碍到人家的生活。他只是太执着,太沉迷于一个人,无法挣脱,也根本不想挣脱。就这样越陷越深。
  我起身来到他面前,手不自觉的揉了揉他的头发。
  「唉……其实……何必呢……」像是说给他,又像是自语。
  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仿佛一下子放松下来,额头顺势顶在了我的小腹。我低下头,手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像在安抚一个悔过的孩子。就这样,屋里又安静了下来。他手里的烟已经熄灭,他的手指揉捏着烟蒂,就好像在揉捏一枚乳头。
  (天啊,我又瞎想什么啦……)
  第三章 纵情燃烧
  下午上班后,我一直在回想着中午的事。感觉自己好像是他的心理医生,可是又没帮上他什么,也只不过是个很好的听众罢了。不知怎么回事,一下午,乳房都有点胀痛。乳头也讨厌的立立着顶着胸罩,痒痒的,既舒服又不舒服。莫非是例假快来了?好像还没到日子呢。
  晚上,等女儿睡了,我钻到了老公被窝里。(平时我和女儿一个被窝,老公自己一个被窝。女儿睡在我和老公中间。)老公已在半梦半醒之间,面向女儿侧卧着。
  我从后面楼主老公,胀胀的胸脯贴着他的后背,立立的乳头顶着他。
  「怎么啦老婆?身上这么热,发骚啦?」老公醒了。
  「讨厌,别动,让我抱会儿。」老公想转过身,被我制止了。
  (自从结婚,我和老公就一直裸睡。平时在家也经常是光着身子。睡觉时,不是他握着我的乳房睡就是我抓着他的宝贝睡。直到有了女儿,老公只能无奈的穿上了内裤,我依然可以无所顾忌。他也只有在睡觉时可以小小的自由一下。出被窝时再把内裤穿上。老公常抱怨,要是生个儿子就没这么麻烦了。)我搂着老公腰的手,一点一点划过他的小腹,在一丛毛毛当中找到了那个宝贝。它还软软的,乖乖的任我蹂躏。呵呵,估计它也还迷迷糊糊的呢。
  「咱去小屋吧。」
  老公知道我想要了。
  「嗯。」老公撩开被子,下了床,又从床头柜里拿了个「套儿」后,来牵我的手。
  「来啊」
  「你抱我过去。」我躺在床上伸着胳膊跟他撒娇。
  「好——」老公把「套儿」搁在嘴里叼着,一手穿过我腋下,一手穿过我的腿弯把我抱起。我用胳膊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咯咯」的笑着。
  「老婆」
  「嗯?」
  「你好像又胖了,你看,都出不去门了。」老公走到卧室门口停下来,故意把我卡在门中间。
  「讨厌,就胖,我就胖,累死你。」我轻轻的扭着身子。我知道他是故意逗我的。(我一米六五,一百斤。我知道我的体型标准得不得了。)「嘿嘿……不管你胖瘦,老公都爱。」来到小屋,老公抱着我坐在了单人床上。(小屋是女儿的房间,等她上学,就该让她自己睡了。)老公坐在床边,我横坐在他大腿上,屁股能感觉到他的毛毛在下面摩擦着我。
  我探身打开床头灯,就看见老公坏坏的笑容。
  「今天怎么这么骚啊?」
  「讨厌,不许说。」我把老公往床里面推了推,然后面对面的跨坐在老公的腿上。
  我用两腿圈住他,两脚在他屁股后交叉的勾着。手搂着他的脖子,把热热的脸颊埋在自己的胳膊和他的头发里。
  我感觉到老公的宝贝在下面抬头了,虽然还没到最大,但我已经有点等不急了。
  「老公,让宝贝进来。」
  「哦」虽然我赖在他身上,让他有点儿别扭,但他还是很快给宝贝穿戴整齐,我微微一欠身,用手帮助了它一下,缓缓的放松身体,坐回他的怀里。我轻轻的扭动,享受着这美妙的「镶嵌」的感觉。
  老公的手指又坏坏的逗弄着我的菊花。(老公居然说那个拉臭臭的地方叫做菊花,还说是书上说的。坏蛋。最近做爱时,他总摸这里。肯定是看黄盘里人家那样,他也想试试。)好痒啊,我扭得更烈害了,也感觉老公的宝贝在里面更挺拔粗壮了。
  我咬紧嘴唇却还是禁不住哼出了声。
  「老婆,窗户没关哦,别叫太大声哦。」
  「讨厌啊你,你刚才为什么不关?」
  「你一直粘在我身上啊,我哪有空儿去关啊。再说,这大热天的,难得晚上有点儿凉风,关上了多热啊。你又不喜欢开空调……」他好可恶,我随口一句,居然引来他啰哩八嗦的这么一大套。
  「讨厌,讨厌,反正就是你讨厌。不管啦。唔……」我抬起屁股用力的砸他,想惩罚他,没想到却惩罚了自己。他的宝贝狠狠的顶了我,连他的一节手指也趁乱进了菊花。
  我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有大叫出来。一阵凉风从我背后的窗户吹进来,扶过我的后背。寂寂的夜,静静的屋内,可以听见我和老公的心跳和喘息,还有背后窗帘在轻风中舞动的声音……我扶着老公的肩膀,坐直身子,腰腹前后摆动着。老公的唇逮到我摇曳波动的乳房,含住我欢快跃动的乳头用他的舌头拨弄着,像要把挺立的乳头摁倒。
  (好美啊!头都有点晕了。)
  「啪……」老公在我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
  「啊!」我叫了一声,下面的两个洞洞下意识的收缩,使劲夹了下他的宝贝和手指。但随后的放松,却使得它们侵入得更深了。
  「你干嘛呀……啊……疼……」我埋怨着,想把乳头从他的嘴里挣脱出来。
  (哼!让你淘气,不给你吃了。)没想到他用力一吸,乳头一疼紧接着酥,麻,酸,胀直钻心窝。(不行了,吃吧,吃吧我放弃了。)「老婆,这夜深人静的,你的叫声会传很远的哦。还有……打屁股的声音……也……」他吐出湿漉漉的乳头,用鼻尖磨蹭着。
  「啪」他又打我屁股了。
  「嗯……啊……」听着他的话,我禁不住幻想着,若是被人听到了我被老公打屁股……若是被人听到了我的叫声……天啊,我的脸烫死了……若是黄弋这会儿在窗外偷听,偷看,偷拍……啊……羞死了……他都听见了……都看见了……不管了……听吧,看吧,拍吧……不管了,这会儿我只想在老公身上尽情疯狂,纵情燃烧……第四章 好奇心一连几天,我都在惶惶中度过。感觉邻居都知道了我的糗事。不敢看他们的眼睛,不敢和他们打招呼。也不敢去找黄弋,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其实我也知道,这都是我的心理作用,是我庸人自扰。
  还好,我和黄弋还可以在QQ上聊天。在QQ上我可以问一些见面时不好意思问的事。比如我问他,「你真的没有和叶菲做过爱?」「真没做过。」「那你们?你对她的身体没兴趣?」「不,她很美,让我爱不释手。我总忍不住去亲去摸甚至是咬。常常会留下伤痕。」「哦。」「挑逗完人家,又不跟人家做,你真是够可恶的。」「是,所以我会先把她绑起来。」「还好她离开你了,不然早晚疯掉。」「嗯,是。」「你是因为那里有问题?你是……阳痿?」
  「我,不是阳痿。唉……反正都是我不好,她离开我是对的……」「不阳痿啊,那你是不想跟她做喽?你只要看着她摸着她就已经满足了?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是个女人?」「呵呵……说不清楚,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我是男人,我喜欢女人。」「哦,那看来是心理问题,你真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过了一段时间,我又恢复了去他的办公室喝茶聊天。感觉我们之间的关系又拉近了很多。我常常喊他「嘻嘻,黄姐姐。」他也不在意。只是半真半假的威胁「你再喊我姐姐,我把你绑起来,打你屁股。」这天中午,我一进到他办公室,就看见了茶几上的玫瑰花茶。(从那次后,喝的都是其他的茶,说真的,还真挺怀念它的味道的。)拿起杯子,里面悬着四片花瓣。(嘻嘻,两对红唇哦。)看来是已经泡了一会儿了,水温正好。
  我喝了一口,「哈哈,黄姐的心真细啊,这时间掌握的。正对口啊!」「再说!打你!」黄弋在沙发上瞪了我一眼。
  「嘻嘻,你不知道,我在外面跑了一上午。这么热的天儿去市调,(去其他写字楼调研,掌握人家的价格。)一上午都没怎么喝水。」我说着,一扬脖儿,干了。
  「嘻嘻,再给我来一杯呗。」
  黄弋看着空空的杯子,愣了一下。随后吐出两个字「牛饮」。然后起身接了我的杯子,去饮水机接了杯清水。
  「切。干嘛?你不会这么小气吧?」我撅着嘴,看着他。
  「唉。」他叹了口气,去他的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取出两片花瓣。抬头看见我不屑的眼神,摇了摇头,往杯子里放了四片。
  「你啊,还真是越来越像女人了。」我一屁股坐在三人沙发上损着他。他倒是不气不恼,把杯子放到我面前,然后坐在我身边「等会儿再喝,还有点热。」看着低眉顺眼的他,我忍不住说「喂,你原来跟叶菲在一起时就这么体贴,就这么好脾气啊?」「别这么八婆好吧?」「切,敢说我八婆。跟叶菲你也敢这么说话?」「哼哼,有什么不敢的,我都把她……」「不就是把她绑起来,打她,咬她,折磨她吗。让她痛苦,让她崩溃,就这本事?」我打断了他。
  「不全是痛苦,其实那个过程她也挺……享受的。」「享受?你说她享受被你虐待?你还真敢说啊。」「是真的!」「那她为什么跟你离婚?」「……」「嘻嘻,没词儿啦?黄姐,别介意啊,我不是故意噎你的。我只是好奇,你这么温和的人,怎么会是虐待呢?你是怎么虐待的呢?」我不知为何,这会儿突然好奇心爆棚。我平时没这么八卦啊?至少不曾这么直白的表露出来。难道是因为那次和老公做爱,幻想着黄弋在偷看?感觉他知道了我的隐私,我也一定要知道他的隐私,心里才平衡?(天知道这是什么逻辑,明显是女人的无中生有,无理取闹吧。)「说说,说说。」「你真想知道?」「干嘛?又怕我不好意思?你有点新意好不好?」「这……不太好说……」不知怎的,他越吞吞吐吐的我却越来劲,越兴奋。
  (嗯,对,是兴奋,莫名的兴奋,血流加速,口唇发干,我怎么会这样啊?因为打听别人隐私,而冲动兴奋?我平时不是这样的啊。真鄙视自己。)我拿起杯子,再次一饮而尽。
  「不说算了。哼哼叽叽的,真跟姐姐似的。」
  「那好。」黄弋好像终于下了决心。
  「你现在就当一次叶菲。」他看着我的眼睛,那眼神仿佛有一种催眠的魔力。
  「我示范给你看。行吗?」
  说真的,我有点心虚了。他笑了,那笑容看起来那么无害,让我不由自主的对着他点了点头。
  第五章 花香浓
  他解下了领带,起身走到我所在的沙发后面,手扶着我的肩膀,伏下身说「相信我,不会伤害你的。」「嗯。」领带蒙上了我的眼睛,感觉质地很好,没有什么不舒服。短暂的等待,让我的头脑一片空白。他给我带上一副耳机,耳机里梅艳芳在轻轻的唱着「我有花一朵,种在我心中,含苞待放意悠悠……」听着《女人花》几次深呼吸,让我渐渐放松。因为视觉听觉的遮罩,嗅觉忽然灵敏起来,感觉到一缕玫瑰花香。
  脑海中又浮现那晚和老公在小屋的激情。那晚我前所未有的主动,在老公身上一直折腾到筋疲力尽。往常我在上面也就三四分钟就不行了。老公说我这次是超水准发挥。结果是浑身酸疼,好几天才恢复。
  胸腹间的清凉,让我知道短袖衬衣敞开了。脖颈间的热气,让我知道他的脸近在咫尺。他正在俯看我胸前的「景色」吧。终于被他看到了,这次是真的,不是幻想,不是偷看。为什么没有太多羞愧,为什么会这么兴奋,而且还有期待。
  衬衣被脱掉了,胸罩也被解开了。他把我的双臂拢在背后,手腕被他用布条(后来才知道是我的胸罩)绑了起来。奇怪,我居然没有不安,没有惶恐。又是片刻的等待,感觉暴露在空气里的皮肤敏感异常,每一个毛孔都饥渴的张开,散发着宜人的淡淡花香。
  突然,一个凉凉的东西触碰了下我的汝头。使得本就矗立的乳头更加挺拔。
  哦,两个乳头被夹住了。(夹子?有一点疼,但还可以忍受。)他拢了下我齐肩的头发。然后轻轻的把我的头向后推,让我枕着沙发靠背。接着他用细线(后来知道,是他用我的几根长发做的「细绳」。)在我的一个乳头根部缠绕、打结。
  微微的把两个乳房向中间推挤,然后把细线的另一端系在另一个乳头根部。
  「啊!」当他松开推挤我乳房的手,天!仿佛心尖儿被系住了。两个乳头火辣辣的,就像两枚被点燃的炮扙,随时可能炸响一般。疼痛加上快感堆积在胸口,又慢慢从胸口渐渐汇聚到两腿之间。我徒劳的夹紧绞动着双腿,两腿间的温度却更高了。过了好会儿,他没有碰我。(他在欣赏?还是给点时间让我适应?)由于乳头的牵制,稍微的晃动都会带来钻心痛痒。我绷紧的腿都快抽筋了。
  他的手放在了我的腿上,我下意识的一抖。他缓缓的抚摸,让我渐渐放松。
  他一点点的把我的一步裙推向腰间。我小心翼翼的抬起屁股配合着,生怕牵动乳房。随着他的抚摸从大腿外侧到了里侧,我的腿也终于向他大大的张开。感觉到内裤底部的阵阵凉意,我知道我的下面已湿得一塌糊涂。
  他的手离开了。等待。又是短暂的等待。乳头被湿润温软的触碰。(也不知是他的嘴唇还是舌头?不管啦。)本来已经有些麻木的乳头,在他的温柔呵护下,更加充血肿胀,我甚至感觉小小的乳头在「突……突……」一下一下的跳。
  「唔……」我咬紧嘴唇,发出自己都分不清是因为舒服还是难受呻吟。内裤的裆部被他抓成一条儿,轻轻一提,便陷入了肉唇中……「诶呀……」我快受不了了。
  耳机摘下了,领带解开了。我却不想睁开眼睛,歌声还在耳边回响。
  「若是你闻过了花香浓,别问我,花儿是为谁红……」提着我内裤的手松开了,湿湿的布条还卡在唇间。胸口那湿润的乳头又暴露在空气里,却还感觉它在一下一下的跳动。
  结束了吗?
  随着「哢嚓」一声,卡在唇间的束缚消失了。我抬了一下眼皮,又马上闭上了。(还是没有勇气这样面对他。)啊。他用剪刀剪了我的内裤。(他还会对我做什么呢?会用他的……进入我吗?应该不会吧,他不是不能,不喜欢,那样吗?可是我现在真的很想他能填满我。真的很想。)我颤栗的等待着,甚至感觉到两腿间的花瓣都在禁不住的蠕动、开合。随着他的大手托起我的乳房,我恍惚间看到夹在乳头上的是两个垫了纸团儿的领带夹。
  (两个和我乳头一样大的纸团,垫在夹子中部,所以我才没有感觉特别疼。
  真不知该佩服他的老道,还是该谢谢他的细心。)他取下了领带夹,我刚刚松了口气。他却用手推着我的两个腿弯,嘴叼住绷在两乳间的头发慢慢的拉扯。
  「疼!疼啊!」我睁开眼冲他小声的叫着。他的嘴动了动,「嘣」头发断了。
  随着乳房弹开,他一低头,又准又狠的吸在了我湿漉漉的花瓣上。
  「啊……」我终于大叫一声,堆积于结在体内的那股热流喷薄而出,我的手奋力从束缚中挣脱,按住他的头,抓着他的头发。两腿想要夹紧,却被他的胳膊架住。我的身体随着他的狠狠的吸吮抽动着。啊……我感觉火热的腔道仿佛被他吸成了真空的,啊……小腹空了……心空了……脑袋也空了……轻飘飘的,我好像睡着了……第六章 释然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三人沙发上,身上搭着黄弋的外套。触手可及的茶几上放着一杯清水。门一响,黄弋从外面进来,手里拿着个小提袋。
  他走到还有些懵懂的我跟前,蹲下身子。
  「醒啦?不好意思,把你的内衣弄坏了。赶紧在咱大厦的商场买了一套。按着你原来那套的尺码买的,你试试,看合适吗?」坐起来,我才发现,自己还裸着上身,还好下身还穿着裙子。(尽管裙子里面是真空的。)我红着脸,接过他手里的提袋,拿起搭在沙发背上的衬衣,跑进他办公室里的卫生间。(虽然身体都被他看过、摸过、亲过了,可还是不能「坦然面对」他。)取出内衣,是玫红色的,细细的网眼布料,好像窗纱似的。提起裙子,穿上内裤,低腰的。穿上胸罩,搭扣在前面,还算合适。就是太透了。那网布也就是在关键部位涂上一层柔和的红色,网布里面的一切清晰可见,有几撮毛毛还从内裤的网眼中窜出。
  他怎么买这么暴露的内衣啊。真是的。老公看见倒是肯定会喜欢,但要是问起怎么会主动买这么大胆的内衣我该怎么说啊?以前就是老公给我买了,也得他连哄带劝我才肯穿的。唉……洗了把脸,对着镜子整理好自己。深吸一口气,感觉自己平静了许多。出了卫生间,跟他说,我回去了。他从沙发起身,「还合适吧?」「嗯,还好。」(还好?细细的网眼儿现在正勒着立立的汝头,让我好不难受。)「对了,今天来是想跟你说,十七层〔开来商贸〕退租了,地下车场空出一个车位。你的车这回有地儿停了,不用在外面日晒雨淋了。」(我终于想到个话题,能缓解一下尴尬)「感谢感谢,说吧,想让我怎么报答你。明天请你吃饭?」「要不……还吃肯德基?」「那哪儿行啊。明儿中午咱吃拉面!一人一个大碗!加肉的!」「啊?」「要不……再来盘儿煮果仁?」「切!」快下班时,在QQ上又跟黄弋聊了几句。
  「我很爱我老公。」
  「我知道。」
  「我只爱他。」
  「我知道。」
  「那中午我为什么会……」
  「我只是你们生活的调味剂。给你们的生活增加一点情趣而已。」「谢谢,你这么一说,我感觉没那么纠结了。」「呵呵,我是压桌碟儿,是开胃小菜。你老公是主菜,负责让你吃饱。
  嘻嘻……我们加在一起就是个系统工程,一条龙服务啊!」「讨厌,不理你了,下班。黄姐姐,拜拜。」下班了,去幼稚园接了女儿。一回到家,女儿就打开DVD看她的《机器猫》,我来到厨房准备晚饭。女儿已经在幼稚园吃过了,就做我们俩的饭就行。每次都是我把菜洗好切好,再焖上米饭便完成任务了。菜总是等老公回来炒。他是家里的主厨,虽然他炒的菜油大,但是好吃。
  今天我却心不在焉,拿了两个番茄泡在盆里。一边洗一边竖着耳朵听着门口的动静。
  「叮咚……」门铃响了,我赶紧扔下番茄去开门。
  「爸爸回来喽!爸爸回来喽!我来给爸爸开门!我来开!」小东西一阵风似的抢在我前面冲到了门口,开了门。
  「爸爸!」
  「嗳……宝贝妞妞!」看着这个小女生在老公怀里和老公又抱又亲,我嫉妒死了。
  「妞妞,下来,爸爸上了一天班累了,快下来,乖。」我试图夺回我老公。
  「不。爸爸才不累呢。是吧?爸爸。」
  「对,宝贝说的对,爸爸不累。抱我家的宝贝妞妞怎么会累呢。」老公投来歉意的目光。
  「这大热天的,你爸一身汗,你还腻他身上,切,也不嫌他臭。」我明显是「吃不着葡萄」的口气。
  「不臭,爸爸才不臭呢!叭!」女儿在老公脸上脆脆的亲了一口。
  「妞妞,你这样,你妈妈会吃醋会生气的。」
  「妈妈你吃醋啦?」
  「嗯!我吃醋了!」
  「你生气啦?」
  「嗯我生气了!」
  「那你过来,我也亲你一下。」
  「不行,你得亲我两下。」
  「行,我亲你两下。」
  我挤进老公怀里,一手搂住老公的腰,一手搂着女儿。老公一手抱着女儿,一手圈住我。女儿在我脸上亲了两口。
  「再来个香的。」我冲女儿努着嘴。
  「嗯啊……」女儿用两只小手捧着我的脸,结结实实的亲了一口。然后一扭头儿,冲老公说「爸爸也来,一起。」于是我们「三口儿」凑在一起喯儿了一个。
  女儿「咯咯咯」的笑着。
  「该你们俩亲了。」女儿像个导演一样的指挥着。
  老公一愣神儿的功夫,我已把嘴唇印在他的唇上。
  「闭眼睛!」女儿命令着。我听话的闭上眼睛,唇粘着老公的唇。用力嗅着老公的味道,我最熟悉的味道。
  「舌头伸出来!」小东西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我差点儿就照做了。
  「这丫头,还舌头伸出来,从哪儿学来的?」我红着脸说。
  「电视里啊!电视里的人亲嘴就伸舌头来着。」女儿说得理直气壮的。(唉……现在的电视剧啊。)
本页地址: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壹鍵關閉漂浮廣告 |Av天堂資源發布站提供 | 获取本站永久域名-下载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網站分級制度』
  •